[转载]鄭丁賢‧“忘本"的原罪

(此文为转载文章)

晚會上,碰到巫統中人,一位比較開明的高層。

他坦承,巫統內部暗流洶湧;黨內右派利用大選的結果,轉移為種族課題,以便為未來的黨選拉拔聲勢。

這對國內的族群關係絕對不是好事,對巫統內的溫和開明派,也形成很大壓力。

最新的例子,是納西爾遭到右派非政府組織,以及前新聞部長再努丁的炮轟,指他“忘本”。

納西爾是企業強人,聯昌銀行集團(CIMB)首席執行長,當然,他也是首相納吉的胞弟。

納西爾之所以捲入漩渦,在於他讚揚亞航X首席執行長阿茲蘭說真話,是一位好領袖。

大家不健忘的話,應該記得阿茲蘭此前批評《馬來西亞前鋒報》的“華人還要甚麼”封面報導,是種族主義的手法。

這一來,兩人都成為“忘本”的馬來人。

我發覺右派的邏輯很簡單,凡是不同意馬來人權益至上,不支持馬來主權論的,就是敵對者,如果對方同樣是馬來人,那罪加一等,輕則“忘本”,重則“叛徒”。

譬如,阿茲蘭批評《前鋒報》和土權之後,一連串的罪狀套在他身上,包括提醒他說,如果沒有種族政策的照顧,阿茲蘭不會有今天的成就。

成功的馬來人,被逼揹上這種包袱,彷佛他們的成就,都來自於種族主義的關照。

對於阿茲蘭和納西爾這些成功的馬來同胞,這是被套上原罪,不能被接受,更形同污辱。

他們的成就,在於本身的才幹和智慧,更在於自己的付出;他們的成功,證明馬來人不一定需要特別的照顧和恩惠。

譬如,阿茲蘭能夠擔任亞航X的CEO,在於他憑優秀成績進入美國名校史丹福大學,畢業後,加入國際顧問公司接受磨練,後來被延攬成為大機構的高層。

一路走來,是靠他個人的努力和才智,而不是靠新經濟政策的扶持。

同樣的,納西爾的成就,不是因為他是納吉之弟,或是敦拉薩之子。

他領導聯昌集團以來,注入績效精神,組織多元種族的團隊,建立區域和國際觀,使聯昌成為國內數一數二的金融機構,也擴展到東盟各國。

許多靠本身實力而成功的馬來企業家和專業人士,最討厭別人稱他們是仰賴特權和扶助而成功;因為他們瞭解,特權和扶助只是一時,不會長遠,而且絕對不是光榮。

所以,他們反對新經濟政策,反對種族政策,瞭解這些做法只會使一個民族積弱不振。

譬如納西爾一直鼓吹經濟開放和自由,批評新經濟政策的弊病和偏差,支持不分族群的新經濟模式。

商界和開明人士都推崇他,但是,馬來民族主義右派卻對他很感冒。

這是保守的民族主義右派馬來人,和進步的溫和開明派的馬來人,兩者的最大差別。

大馬要達到國民團結,加速現代化,能夠在國際上競爭,就必須要有更多擁有實力和自信的馬來人。

来源:星洲网

Advertisements

留个言交流下吧!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