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星洲日报特稿(黄锡文):砂州乡区攻略

(此文为转载文章)

(A)乡区选民似近还远 民联方向走错了

第13届国选满1个月,回顾民联无法入主布城,主要因素之一是拜东马两州的乡村及内陆选区所赐,民联始终攻不破国阵堡垒区的铜墙铁壁。

撇开沙巴州不谈,民联在砂州依旧开创不了新格局,原先对乡区国席的强大野心,在选举成绩揭晓后,因全军覆没而陷无力感。

民联挟砂州选举的突破,在乡区掀起小涟漪,奠下大好基础。民联的人民公正党和行动党对此届国选拥庞大企图心和信心,预测在乡区有突破,然而,事实却相反。

对原形势的高估,以及真实形势的错估,或许是失利因素,惟真正败因是乡区选民的难以捉摸。这并非选民拒绝民联,而是在国阵强大资源战横扫下,轻而易举扭转原先对民联的好感与支持。关键问题不是民联够不够努力,或国阵够不够有钱,而是选民们的最大人性弱点,对现实诱惑把持不了。

或许会问,莫非选民不要进步和发展吗?发展是必然的改变进程,但对乡区选民就是“必然”吗?这是思维上的迷思,却埋下一直搞错真正方向的盲点。

(1)乡民仰赖国阵资源

乡村和内陆基本设施及发展匮乏,地方上人民渴望政府带来发展,自然对拥庞大政治、经济及后勤资源的执政党很依赖。基于习惯性依赖,选民当然不敢冒险支持反对党,深怕触怒国阵而停止发展。

习惯性不易改变,更何况长年累月接受国阵政府“助养”,任何改变都回导致地方人民失去原有依赖,特别是经济、津贴和援助金。在现实和面对不定性时,选民作了最现实和最实际的选择,不是选民们政治意识薄弱,也非反对党基层政治工作不够,是选民舍弃政治改变选择现实中的温饱。

包括民联看似极受欢迎,基层工作可能带来回报的重点目标区,最终因选民摇摆而改变决定。根据了解,低廉数十至数百令吉就足以改变决定,这是民联的无奈。

对乡区有深入了解的政治和非政府组织人员都非常清楚,发展是乡区及内陆唯一进程,可发展背后所带来的不定性也造成疑虑,这是局外人无法了解的地方苦衷。

当人民过度仰赖津贴和援助金为生时,一旦地方获发展后,地方人民时候就要靠道路、桥梁、水电供及各种发展计划维生,而最实际的津贴和援助金将取消?人民靠一条路或桥维生,还是靠津贴或援助金维生?人民宁可舍弃发展,保留津贴和援助金?答案是……

民联要探讨的是如何提升选民的政治意识,尤其促进寻求改变和美好生活的思维,破除对国阵“助养”的习惯性仰赖。

(2)生计现实更残酷 土地课题效应失灵

选民思维摇摆难捉摸,让民联陷入了第二个败因,即对土著习俗地课题效应,以及人民公正党安华个人魅力的过分迷信。

特别是对习俗地课题过度迷信,导致民联在乡区陷入自我设限,总以为一打出该课题就能虏获人心,孰知,选民并不如此想,在国阵利好政策和金援强攻下,该课题的效应很快就瓦解。

人民公正党砂州主席巴鲁比安是著名土著习俗地诉讼官司的律师,为无数面对该问题的土著尽心尽力,然而,该课题和土地官司的效应却不堪一击,难怪他对选举结果不满和失望,不明白土著选民怎会为了区区数十至数百令吉的政府资助,就忘记他们对土著同胞的努力付出。

土著习俗地不再是反对党的政治万灵丹,在衡量实际需要和轻重时,选民自然就作出对自己更有实际利益的选择。这不是选民目光短浅,是外来人不了解选民思维方式,总以为自己对土著很了解,其实不然。

有土著习俗地问题的选民,向反对党律师求助,也入禀法庭讨公道,然而,这不意味其他土著选民也对反对党律师心存认同,就将选票投给反对党。

选民面对生活困苦及问题时,为何仍如此支持国阵,是反对党努力和政治工作不够,还是有其他原因,这才是问题关键所在。不要太单纯化问题,选民会支持国阵,绝非只为了区区数十至数百令吉,还有许多牵连性和纠缠不清的原因。

可惜反对党始终未能揭开这个结,充其量只做到表面工作,没实际深入解决问题核心,即选民们的思维。

(3)过度迷信安华魅力 巴鲁比安形象遭淡化

迷信安华个人魅力能破除选民对国阵的习惯性依赖,也是民联攻不破国阵堡垒的败笔。

安华确实是一名充满魅力的政治领袖,有他的场面充满激情和煽动,但这不代表他是最好的政治人物,许多人尤其在土著眼中,安华更像是一位精彩的演说家。

土著选民对安华的印象和评价不错,认同其论点,也喜欢听安华演说,却仍不足于打动选民转向支持他和所代表的民联。

他对华裔和城市选民感染力较强,然而,一旦到了乡区,影响力大减,这是因为他始终围绕在全国课题,对地方性与选民有实际影响的事务没帮助,这是全国性和地方性差异所在,如此隔膜是没法消除的。

就土著习俗地课题,选民相信巴鲁比安更胜安华,但人民公正党处处标榜安华,这要如何取信更寻求务实需要的乡区选民。

人民公正党乃至民联对砂州乡区选民的症结或就在此,过度夸大和放大安华个人魅力对砂州乡区及内陆选民的影响力。

(B)无精神领袖 本土化不足 砂民联空有政治共识

探讨了砂乡区选民的思维关键后,反对党本身问题是一大关键,这与反对党进军乡区的信心、企图心和野心没直接关联,反对党可做出任何放话,但成功还在于能否消除芥蒂。民联是能与国阵对抗的第二个政治实体,标榜三盟党独立自主和平等,却不能抵消各自为政和各说各话的不搭调。砂州情况更是如此,空有政治意识,却是自我意识强烈的多头马车。

(1)3党各行其是

人民公正党、行动党及伊斯兰党风格各异,在砂州的政治地盘区隔明显,各自盘踞自言最强,却在政治分工合作上严重失调,尤其在政治责任分担上失衡,造成行动党强、人民公正党弱、伊斯兰党微的不良局面。

反对党过度盘旋在城市,行动党以城市及华裔选民为主,人民公正党侧重非城市及非华区,但又要和行动党争地盘,两党政治信任不稳固,很容易因争夺选区而撕破脸。

非城市和非华区重担全压在人民公正党肩上,伊斯兰党式微无助开拓该版图,同时有本身政治野心,国选中抢攻人民公正党原属意国席已见端倪。

当城市版图日趋饱和后,要执政就须从乡区下手,瘦田耕开有人争,一时之间三党明言抢乡区地盘,但基础薄弱下,要在乡区与国阵拗手瓜谈何容易。

开拓乡区,并非只在选举时攻打该选区就可以,须长年累月耕耘,才能成功破除选民对反对党的不信任感。只在选举时才出现是不行的,这是民联目前最大问题。盟党在乡区的共同努力不够,导致民联无法在乡区展现统一及团结步伐对抗国阵。

行动党虽在砂州立足早于人民公正党,但重心在城市及华裔区,在一些选举中,偶尔到非城市及非华区“插花”之外,就少有动作。只有砂州署理主席兼基杜弄区州议员周政新努力在非华区活动,但也局限在民都鲁城市及半郊区,还谈不上真正的乡村及内陆区。

人民公正党真正进入乡区活动,努力在乡村及内陆进行政治意识奠基工作,惟该党付出无法获对等回报,对该党打击不小。在砂州活动多年,依然无法取得符合声势的成就,该党在某方面严重不足,而这个不足却没获得盟友助力,只能独自承受。

开拓乡区的政治工作责任须共同承担,行动党现在放话进军乡村及内陆,包括攻打12个城市及华裔州选区以外的20区,但只属纸上谈兵,是否有实际去做?况且现在才开始,如何在数年内就见成效,更遑论要在来届州选撼动砂州国阵。

(2)缺乏强势统领 3党互信度岌岌可危

民联是政治共同体,责任分担是最重要共识,非建立在抢夺地盘上,这是民联三党都应落实的原则。任何一党自称维护自己的政治地盘时,该共识就面对严峻考验,责任分担和政治信任就岌岌可危。

单靠盟党努力来捡现成,这是伊斯兰党的下场,然而,缺乏了解及符合砂州政治、社会、人文及经济特质的砂州本土强势政治领袖,是砂民联迫切解决的优先考题。

三党中,行动党重砂州领袖,人民公正党及伊斯兰党完全听命西马中央,后两者中央领袖对砂州不了解,让砂州乡区选民对两党缺乏应有认同感。

砂民联必须塑造真正属于本土的强势政治领袖,能率领统一步伐和精神面貌来凝聚乡区选民对砂民联的向心力。就目前而言,砂民联就少这号人物,无论是巴鲁比安或砂行动党领袖,都缺乏全国巨头林吉祥、林冠英、安华、哈迪阿旺,甚至是聂阿兹的超级魅力。

行动党强势,但落于城市及华裔单一政党形象,人民公正党太温和不够强势,伊斯兰党更无作为,三者不能互补不足。

(3)无法从本土利益出发 砂公正党过度西马化

听命西马,原具有强烈本土色彩的政党,久而久之就失去在地特质,人民公正党最严重,该党一些领袖也承认面对这个问题。

过度西马化不利重视本土及在地特质的砂州,在与盟党协商时,无法以本土利益来考量。西马领袖以全国利益为主,在免及影响全国整体利益时,对砂州本土利益的取舍就不坚持。

国选时,行动党竞选策略能本土化,依据地方情绪打选战,西马著名领袖没来站台,仍能号召庞大选民,这股本土和在地号召和凝聚力惊人。反观人民公正党以西马为主轴,砂州本土反成辅助,影响力方面减弱不少。

人民公正党中央有智囊团,但据了解,似乎不重视或了解砂州特性,在拟定策略时以西马为主。国选期间就有该问题,包括竞选手法及宣传品失焦,无法引起东马乡区选民共鸣。

砂州民情有别于西马,这是须承认和接受的客观事实,民联须打造符合砂州特质的政治团队,在公平分担政治责任之际,更须巩固盟党之间大团结。

整合有限政治和后勤资源对抗国阵,是未来必行大方向。去除个别化是需要的,但各党都想要最多,如何在不损各方利益下行使公平分配,是一大政治考验。

(C)结合非政府组织 民联下乡路好走

第12届国选,民联得82席,第13届国选,再增7席至89席。增加的7席中,6席由东马两州贡献,西马本岛只增1席。砂州从2席增至6席,沙巴也从1席增至3席,足见东马雄厚的政治潜力。

人民公正党在砂州选举攻下两个乡区州席后,证明民联能在乡区有所作为。惟单靠人民公正党并不够,由于伊斯兰党无作为,行动党就须分担乡区的开拓责任。过去重担落在人民公正党肩上,对行动党不愿进入乡区不满,如今行动党愿担起政治责任后,相信民联能在乡区有更大的作为,前提是各党须无心地合作。

无法在主攻的乡区有更大建树,显示人民公正党领导层必须重新调整,检讨在乡区的政治工作方式。

行动党适时加入分担责任,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人民公正党的重担,但一时之间也不能既有作为,宣布攻打更多乡区议席,不意味马上有成绩,应先大好基础更妥当。

(1)全球见证短片失效

伊斯兰党未成气候,民联如何寻找额外助力,不妨学习西马民联结合非政府组织的模式,弥补民联在砂州乡村及内陆地带的活动力不足。该模式在巴南已可行,惟只限巴南一带,这对民联开拓全砂版图无大助益。

民联除靠本身影响力,非政府组织作用很大,净选盟等组织适时提升国人政治意识和视野后,民联成功将这股情绪结合到本身政治议程,才能在西马激起如此巨大效应。要将该模式复制到东马,民联须寻找适合伙伴,以突破砂州幅地广阔所面对的先天不足。

非政府组织规模及经济有限,可与民联结策略合作,以涵盖更广泛范围,彼此填补缺口整合影响力。

与此同时,外在助力如砂拉越自由电台等,必须发挥更大作用才能提升人民意识。然而,该电台及国选前出现的全球见证短片,威力似乎没预料中大,水坝课题过度集中在受影响区,限制有关课题所能发挥的连锁威力。

砂工人党似愿与民联合作,若成功落实,对开拓乡区必有助益,惟以何种合作方式进行,须确切规定,避免前砂国民党的风波事端。

(2)国阵议员了解乡民 民联应争取土著信任

对乡区及内陆选民,迄今都存刻板印象,总认为易受国阵金援左右,反对党如何说破嘴,揭发再多弊端,只要国阵一打出金援,选民就乖乖支持国阵。但反对党及其支持者并无研究真正原因,只会抨击和炮轰选民愚昧,断送改朝换代良机。

反对党一失败,这是最常用藉口,若真正了解及深入乡区选民生活圈子中,就清楚知道关键在于选民对反对党的不信任,不是反对党政治理念不好,也非国阵是最好,是少了那份应有的信任。

与土著选民接触极深的行动党砂州署理主席周政新点破个中关键,行动党想突破乡村地区,就须深入了解当地居民生活作息,生活在一起。

“政治不能临时抱佛脚,每天和土著一起培养感情,有了感情自然就有信任。就算不会他们的语言,只要有恒心和毅力,就一定学得会。”

周政新提醒党员和支持者,不要小看国阵州议员在内陆乡区的能力,他们和居民生活在一起,彻底掌握和了解居民需要,出钱出力,居民才会信任国阵。

国阵是执政政府,与选民建立的是逾50年感情,土著选民视国阵为生活中一份子,这种感情、习惯和依赖不易改变。对国阵的信任,不是反对党三言两语或短暂相聚认识就能取代。

行动党迄今未取突破,须检讨自己的服务方式。惟有多少反对党人会认同周政新观点,相信认为土著选民易受金援控制的刻板印象居多。

(3)资讯宣传先天不足

此次国选投票率创新高,选民投票踊跃,让反对党看到良好前景契机。尤其首投族及年轻选民对政治的关心,增强民联冲击砂州乡区的信心。

然而,这股情绪能否创造后续力,包括在各自家乡铺排延续里和开枝散叶,以取代年纪大的旧选民,是民联须密切追踪的进展。在热闹一番后,就因改变不成而意兴阑珊,以至前功尽弃。

民联在政治及后勤资源有限下,只能从选民政治意识上发挥。在政治资讯传播上,靠广播电台和人际口语传播等方式有其不足,反对党须客服问题,不要做为裹足不前的藉口,或每次败选拿来脱罪的理由。

政治资讯条件不足,是先天限制,反对党须寻找和拟定策略,以成功深入乡村及内陆地带,更频密接触选民,努力打开选民们的心“防”。

(D)总结

乡区是国阵堡垒,护航国阵度过难关,当反对党指责国阵靠金援政治巩固乡村及内陆选区时,是否检讨自己作了什么,为何迄今不获选民信任?

民联在西马已达瓶颈,接下来须靠东马两州争取突破,当西马取不下中央,也无法提供更多支援时,东马两州就只能靠本土领袖的能耐。

只有去西马化,融入乡区选民生活圈子,才有望落实进军乡区。消除选民的心“防”,非短载数年可达成,须耗上数十年方能成功,但民联愿投入如此长时间吗?或许数十年后才有收获,也总得有前人愿意种树,否则后人哪能乘凉。

民联无法在乡区有斩获,但不能否认,乡区是将来的主战场,朝野在乡区的交锋更胜以往,这或有助冲击选民的视野和政治意识,对未来的憧憬和愿景有更佳选择,不再只单纯从金钱上来作考量。

==完==

来源:星洲日报

Advertisements

留个言交流下吧!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