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鄭丁賢‧道德和現實之戰

(此文为转载文章)

“新國陣"的呼聲,積極回應者少,冷嘲熱諷者多。

在民間這一邊,有人“看死"國陣改不了;有些人說國陣怎麼改也沒用;還有人認為國陣不必改,就等著下一次大選下台。

在執政黨,特別是巫統這一邊,更有人認為國陣贏了選舉,作為勝利者,何必做重大改變?一旦改錯了,豈非自毀前程!

這是大馬社會的典型怪象。人們口口聲聲反對種族主義,但是,卻對任何改變種族主義的主張,無動於衷。

民間人士反對巫統、馬華、國大黨的族群路線,但是,卻又不願意看到巫統、馬華和國大黨等拋棄族群政治。

或許,許多人以為,只要國陣下台,就可以擺脫種族政治。

然而,國陣繼續執政5年,是一個事實;同時,誰能否定它5年後,甚至10年後,還是可以執政?

其次,族群思維不只存在於國陣,也在公共服務界,以及社會各領域。

重要的是,解散國陣成員黨,成立多元主義的新國陣,這是改變大馬族群政治的契機。

這不是為了國陣,而是為了國家。

也有人洋洋灑灑,引經據典,論述國陣不可能成為多元主義政黨。

這是一種悲觀主義,也是一種自我放棄;對於推動社會的進步,沒有絲毫幫助,也沒有任何建設意義。

文明和進步,就在於明知不可為而為知,才能產生創造和突破的價值。

譬如,150年前的美國,多數人相信奴隸制度應該繼續,雖然部份人認為它不道德,但是,大部份容許它的存在。

林肯要廢除奴隸,整個南方群起反對,不惜以內戰對抗,而自家的北方也意見分歧。

當林肯推動國會立法永久廢除奴隸,他的共和黨同僚警告他,這將使共和黨分裂,淪為少數政黨,林肯也將失去總統位子。

然而,林肯在乎的不是總統職位,也不是共和黨的席位,而是看到國家的未來,以及人類正義和道德的彰顯。

他沒有妥協,也沒有說:“解放奴隸的時候還未到,等以後再說吧!"

他認為,這個國家不早一日廢除奴隸,就還有很多人過著非人的生活;作為一個領導人,他無法多過一天這種受到良心譴責的日子。

因此,不管共和黨的席位,也不在乎總統位子,他堅決要通過立法。

最終,道德戰勝了現實,林肯的人格永垂不朽。

這段歷史,其實是要告訴首相兼國陣主席納吉,當國家的道德契機來到手上,他不能逃避,而應該創造歷史。

現實中,要解散國陣,直接衝擊巫統;在大半馬來社會,巫統是民族的捍衛者,也是從過去到現在的勝利者;終結或改變巫統,可能淪為民族罪人。

然而,道德上,要排除族群政治,達致國民團結和長治久安,則還是得結束種族政黨,讓國陣成為多元主義政黨,開啟大馬民主政治的未來。

如果納吉能夠推動這個時代任務,他的地位將超越一個首相,或是一個黨主席,甚至一個民族,而是大馬歷史的創造者。

来源:星洲网

Advertisements

留个言交流下吧!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