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2013大选砂州成绩的镜子:鄭丁賢‧長屋裡的選舉

(此文为转载文章,由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专栏作者:鄭丁賢,也是《星洲日報》副總編輯在20114月14日为砂州州选举所写的一篇文章,但内容仍然写实反应2013年砂州国选成绩)

我乘坐四輪驅動車,從詩巫出發;一路顛簸,一望無際,朝向長屋出發。

聽一位候選人說要到長屋拜票,我迫不及待第一個報名。今天的目標,是6間長屋。

對來自西馬的人而言,長屋是照片和影片,或是蜻蜓點水的旅遊。

長屋裡的伊班人、比達由人、烏魯人(統稱達雅人),會穿上七彩繽紛的民族服裝,熱情招待客人,為大家翩翩起舞,一起暢飲小米酒。

然而,那不是真正的長屋。旅遊節目和現實世界有很大的差距;大部份的達雅人,並不是旅遊節目的活動佈景。

多數達雅人活在一個與其他大馬人隔離的世界,有本身的文化價值觀、經濟問題,以及政治觀。

作為砂拉越最大族群,他們可以決定砂拉越的政治生態;尤其是這一次的州選舉,華裔和馬來/馬拉瑙選民各有歸屬,最終還是由達雅人作為“造王者”。

不知走了多久,終於來到第一間長屋。陳舊的木板,架起階梯、長廊,後頭是豬寮,幾隻豬在享受餐後的飽足。

小孩和狗聽到車聲,一起湧上;只有在選舉季節,才會陸續出現這些奇怪的城市訪客。

攀梯而上,進入空曠的大廳;迎接大家的是一群面帶疑竇的婦女。

長屋裡沒有幾個男人,更看不到年輕男人。在這大白天,他們還在田裡種稻;或者,在城裡或西馬打工。

據統計,有20幾萬族人離開了家園,出外尋找生計。

年老的屋長Tuai現身,所有人安靜下來;婦女小孩離開,由Tuai與其他年長男人,和來訪者席地而坐。

這是一位友善,心直口快的Tuai。

他對選舉不陌生,也露出一絲絲的興奮。

他瞭解這一次的選舉,流行烏巴(Ubah)口號。他也聊到泰益,談起和首長相關的課題。

接著,他談到長屋生活的困難。百多個居民,需要發電機、製膠片機、食物、藥品……。

而今日子難過,農作物收入不足;男人必須出外工作,到城裡做勞工,或是到園丘幹活,但每天收入只有15令吉。

然後,他提醒說豐收節快到了,食物、米酒也該準備了。

達雅人的政治,不須要拐彎抹角;貧窮,讓政治可以很現實。

城市華人的烏巴,和長屋達雅人的烏巴,本質上不相同。前者是要創造願景,後者只是要改善生活。

城市裡的選舉,有數不盡的掃街拜票和政治講座,可以吸引千人到萬人,場內不斷有吶喊、爆笑、音樂,充滿激情,擁有無限憧憬。

長屋裡的選舉,沒有大型活動,缺少人群,只有屋長低沉的訴說,以及外人認為微不足道的要求。

外面的世界很複雜,政治有太多的變數;但是,改變是可能的,願景是可以創造的。

長屋的天地很簡單,政治很直接;然而,改變卻那麼困難,基本的需求,也未必能夠達到。

我帶著惘然離開。第二間長屋,還在遙遠的群山懷抱裡。

来源:星洲日报

Advertisements

留个言交流下吧!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