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马来西亚历届大选回顾(第1届至第12届)

(此文为转载文章)
【历届大选回顾】在第13届大选倒数2天,回顾56年来,12届大选战况。

文章导读:
【第一屆大選回顧:東姑領導聯盟 大勝風光執政】
【第2屆大選回顧:馬印對抗時局亂 聯盟愛國心贏民心】
【第3屆大選回顧:聯盟遭重挫 爆發513衝突】
【第4屆大選回顧:聯盟擴大成國陣 拉薩領軍狂勝】
【第5屆大選回顧:開除伊黨 國陣橫掃千軍】
【第6屆大選回顧:馬哈迪掛帥出征 黨魁戰三春挫敏興】
【第7屆大選回顧:行動黨發動丹絨一役】
【第8屆大選回顧:反陣衝著來 國陣驚險保2/3優勢】
【第9屆大選回顧:反對黨各自為政 2020宏願掀新頁
【第10屆大選回顧:安華罷黜掀烈火莫熄風暴】
【第11屆大選回顧:勢如破竹 阿都拉贏走198國席】
【第12屆大選回顧:反對黨掀海嘯 一舉奪5州】

【第一屆大選回顧:東姑領導聯盟 大勝風光執政】

1957年馬來亞獨立後的第2年,人民迎來第一場意義非凡的大選,也是我國政治的重要里程碑。

當時國會和州議會的提名和投票日期沒有劃一,國會選舉提名日落在7月15日,而各州議會提名日則分別在4月15日至5月20日之間舉行。

當時國會共有104個席位,259名候選人參選,其中聯盟104人。反對陣線的伊斯蘭黨58人、社陣38人、人民進步黨19人、國家黨9人、馬來亞黨2人及獨立人士29人。國會選舉投票日是8月19日。

聯盟候選人在3個國會選區不勞而獲,即波德申(森)、甘馬挽(登)與柔佛東南區(柔)。聯盟贏獲下議院104個議席中的74席(巫統52、馬華19、國大黨3)。

巫統馬華看法分歧

不過,聯盟內部兩個主要夥伴,巫統和馬華之間針對一些課題仍有明顯分歧看法。

至於反對陣線和獨立人士總共拿下30席。伊斯蘭黨奪13席、社陣(勞工黨和人民黨組成)8席、人民進步黨4席、國家黨和馬來亞黨各佔一席,以及獨立人士佔3席。

國會選舉中,30人喪失按櫃金,其中社陣6人、伊斯蘭黨4人、人民進步黨3人、國家黨2人及獨立人士15人。

另一方面,各州議會共有282個席位,776名候選人參與競選,聯盟282人、伊黨171人、社陣124人、人民進步黨39人、國家黨79人、馬來亞黨6人及獨立人士75人。

聯盟候選人在4個州議席選區不勞而獲:文冬市(彭)、洗布橋(檳)、古毛(雪)和小笨珍(柔)。

各州議會的投票日期如下:吉打/玻璃市(5月20日)、馬六甲(5月23日)、霹靂(5月27日)、雪蘭莪(5月30日)、森美蘭(6月2日)、檳城(6月6日)、柔佛(6月10日)、登嘉樓(6月20日)、吉蘭丹(6月24日)及彭亨(6月27日)。

選舉結果,聯盟在吉打、玻璃市及馬六甲囊括全部議席,在檳城、霹靂、雪蘭莪、森美蘭、柔佛及彭亨州議會中佔有大多數席位。

伊黨內鬥輸登政權

在吉蘭丹和登嘉樓,伊黨贏獲大多數席位而執政。但登州政權因黨內紛爭、退黨和跳槽事件,在1961年倒台。

在州議會選舉中,共有170名候選人未獲超過1/8選票,所以喪失按金。這些落選的候選人中,社陣51人、伊斯蘭黨36人、國家黨36人、人民進步黨9人、聯盟1人及獨立人士37人。

1959年大選的選民總數為217萬7000人。儘管各政黨的競選宣傳運動非常深入和廣泛,州議會選舉的平均投票率只有74.3%。

東姑領導的聯盟取得勝利後,奠定他的首相地位,也意味著1946年成立的巫統在政壇中佔據主導和難以動搖的地位。

退出巫統的巫統創黨主席拿督翁惹化,先後成立的獨立黨和國家黨無法動搖巫統根深蒂固的位置,其他反對力量也震撼不了巫統的老大地位。

雖然1959年的成績讓東姑和巫統掃除翁惹化的威脅,但他也非高枕無憂,因為勁敵伊黨已悄悄崛起。

拒當「點頭先生」 林蒼佑退出馬華

時任馬華總會長的敦林蒼佑在大選前,曾向東姑阿都拉曼提出馬華競選1/3議席的要求,但遭拒絕。

東姑也不認同,林蒼佑欲把華教要求列入聯盟的競選宣言內。兩人談判破裂,種下了林蒼佑靠邊站和失勢的禍根。

很多政治評論員認為,馬華在此次的教育和議席談判處於劣勢,影響日後馬華在聯盟和國陣的影響力,這也被視為馬華喪失爭取在聯盟享有合理代表權的最後機會。

林蒼佑敢與巫統嗆聲,拒絕成為「點頭先生」也讓他付出政治代價。身為總會長的他,在大選中竟未獲提名,其支持者也沒上榜。

東姑扶助敦陳禎祿的兒子敦陳修信,以及元老派領袖,如敦翁毓麟、陳東海等在馬華內搞復辟。

陳修信等人接受東姑開出的條件,不堅持1/3的議席分配,暫時平息巫統和馬華之爭,但也因此使馬華在華人選區競選失利。

同時,陷困的林蒼佑於同年8月4日出國休養,9月15日呈辭,由謝敦祿暫代其職權,最後於1960年12月30日退黨。

林蒼佑爾後在芙蓉成立民主聯合黨和民政黨,重返政壇並在10年後以反對黨姿態奪下檳州政權。惟,這些都是後話了。

伊黨成功插旗 奪丹登二州政權

大選成績顯示,反對黨影響力攀升,聯盟面對最大的挑戰是無法在州選舉中拿下所有11州政權。

伊黨在全國主席布哈努丁的領導下,取得出人意表成績。首次贏得東海岸吉蘭丹和登嘉樓兩州執政權,崛起成為最大反對黨。伊黨在丹州立議會的30席中贏得28席,聯盟2席,州政權十分穩固。

至於登嘉樓的23席中,伊黨贏得12席,聯盟7席,拿督翁惹化的國家黨4席。伊黨在國家黨支持下組織州政府,但政權卻因黨內分歧和跳槽事件,最終倒台。

登州伊黨主席阿末阿占與布哈努丁鬧意見,前者要求後者下放權力,讓他有足夠自由和權力處理黨內問題,包括對付黨內異議分子。布哈努丁不同意阿末阿占的要求,兩人的衝突動搖脆弱的州政權,因為國家黨的4席在關鍵時刻可發揮決定角色。

阿末阿占不滿佈哈努丁憤而退黨,成為獨立人士。接著爆發危機,伊黨剩下11席,失去大多數議席。

事情繼續惡化,2名伊黨議員連同所有4名國家黨議員跳槽到聯盟,導致聯盟議員增至13人,成為大多數議席黨。

他們向伊黨政府投不信任票動議獲得通過後,伊黨政府於1961年倒台,聯盟取而代之。這之前,掌握中央政權的聯盟,也發揮加速伊黨登州倒台。

此外,反對黨在104個國會議席中共贏得30席,包括獨立人士的3席。從巫統分裂出來的伊黨成為國會最大反對黨,也是續巫統之後,第二大的巫裔政黨。

至於社陣則成為華裔選民的最大反對黨。以霹靂為基地的人民進步黨也取得不俗成績。那個時期的華裔和印裔選民,擔憂本身族群的文化、語文和教育前途,一些人對馬來亞有另一種感受。

除了伊黨之外,其他反對黨都以華文和泰米爾文教育、語文及文化問題作為競選宣傳運動課題,以迎合華印裔選民的心理,這給聯盟、尤其是馬華帶來相當大的威脅。

【第2屆大選回顧:馬印對抗時局亂 聯盟愛國心贏民心】

1964年大選是馬來西亞在1963年9月16日成立后舉行的第一次大選,也是馬來亞獨立后第2屆大選。國會與州議會選舉同時進行,提名日是3月21日,投票日為4月25月。國州議席總數跟1959年大選一樣,國會104席,州議會282席。

馬來西亞聯合邦的概念從倡議到成立,引起鄰國關注和不滿。1963年成立后更招來外患,尤其是印尼總統蘇卡諾向大馬發動對抗。他公然發起「粉碎馬來西亞」行動,包括在東馬進行軍事行動,甚至派兵侵入西馬。當時全國處于備戰狀態。馬印對抗導致政局動蕩不安,人心惶惶。

這場馬印對抗在蘇卡諾被推翻,陸軍將領蘇哈多于1966年上台后結束。

馬印對抗期間舉行的這次大選,考驗各族人民對馬來西亞的效忠。聯盟在國、州議會取得輝煌成績,有賴于兩大課題,即聯盟政府成功成立了馬來西亞,以及人民團結一致抗拒當時宣布與馬來西亞對抗的印尼。

朝野政黨在此情勢下,為拉攏選民而出盡奇招,最常見和精彩的宣傳手法是舉辦群眾大會和公開演講。同時,還有沿戶宣傳、分發小冊子、張貼海報、放映電影,以及通過電台和電視台,向選民廣播本身的政治理念和拉票訊息等宣傳活動。

聯盟收復失地

國會議席候選人多以教育為競選課題,而州議席候選人則把焦點集中在地方上發展的問題。

至于國會議席候選人方面,共有269名候選人競104個國席,聯盟委派104人上陣,競選所有席位。聯盟候選人在麻坡南區與柔佛東南區兩個國席不勞而獲。

社陣派出63人競選、伊斯蘭黨52人、人民進步黨9人、國家黨4人、人民行動黨11人、民主聯合黨18人及獨立人士8人。

國會下議院的104席中,聯盟贏獲89席,比上屆多了15席(巫統59席、馬華27席和國大黨3席)。聯盟號召選民以愛國之心,支持聯盟政府,成功收復了1959年的許多失地。

反對黨中,伊斯蘭黨奪得9席、社陣2席、人民進步黨2席、人民行動黨及民主聯合黨各1席,國家黨全軍覆沒,也沒斬獲。

其中49個反對黨候選人未獲超過1/8票數而喪失按金,其中民主聯合黨14人、伊黨11人、社陣9人、人民行動黨6人、國家黨3人、人民進步黨2人,以及獨立人士4人。

在州議會方面,共有739名候選人參選,聯盟派出282人、伊黨168人、社陣167人,人民進步黨26人、國家黨17人、人民行動黨15人及民主聯合黨64人。

聯盟候選人在4個州議會選會不勞而獲,即丹拉布迪(彭亨),其他3席都在柔佛,即武吉西南邦、巴力瓜哇和新山舊區。

聯盟囊括了吉打、彭亨、森美蘭和柔佛的全部州議席,並在其他州贏得大多數議席而繼續執政。至于吉蘭丹則繼續由伊黨掌權,聯盟未能贏得丹州民心。

沙砂未舉行大選

在州議會選舉中,共有156名候選人喪失按櫃金,其中伊斯蘭黨37人、民主聯合黨35人、社陣32人、國家黨13人、人民行動黨8人、人民進步黨5人、聯盟(巫統)1人,以及獨立人士25人。

1964年大選的選民總數為276萬3077人,投票率78.9%,但廢票率比上屆大選高,國會選舉的廢票率是4.2%(上屆1.1%),州議會選舉的廢票率為4.8%(上屆2.5%)。

另一方面,東馬沙巴和砂拉越兩州,並未舉行大選;兩州的國會議員是官委。聯盟政府組成后,委任了16位國會議員代表沙巴,另外24位國會議員則代表砂拉越。

林蒼佑轉換跑道再戰政壇

林蒼佑退出馬華后,成功拉攏森美蘭的陳世英(國會議員)、郭開東及一群市議員參加籌組民主聯合黨,並于1962年4月21日在芙蓉誕生。陳世英代表激進派,林蒼佑代表溫和派。

為了展現它的非種族性,前國家黨領袖阿都哈密被選為主席,林蒼佑任副主席、秘書是陳世英、副秘書是郭開東。人民進步黨領辛尼華沙甘受邀觀禮,並矢言與新黨合作。

后來,該黨因種族路線而分裂,林蒼佑派取得控制權,推選著名馬來領袖拿督查納阿比丁為新主席。

該黨在林蒼祐掌控下,採取溫和路線及政策,爭取全馬人民的支持。林蒼佑的形象蓋過其他領袖。

雖然標榜多元種族,該黨在1964年大選的形勢迫使它必須爭取華人支持以能立足政壇,以致在當年的競選政綱突出華文教育問題。

除了林蒼祐中選國會議員,以及他的丹絨國會屬下及附近的4個州選區獲勝外,其他皆敗選,意味著華人支持林蒼祐多過接受民主聯合黨的多元種族概念。

選民的支持有兩層意義,即他領導馬華時相對重視華族利益,以及希望他能扮演反對黨的角色。

李光耀人民行動黨冒起

反對黨在這次大選中受到慘重打擊,一些重要候選人也飲恨沙場,如阿末波斯達曼(人民黨)、V大衛(勞工黨)、依邁(勞工黨兼社陣主席)、前農業部長阿都亞茲(國民議會黨)和陳璞根(勞工黨)。

不過,這次大選卻有兩個新的反對黨冒出,即李光耀領導的人民行動黨和林蒼佑主導的民主聯合黨。人民行動黨派出11名候選人,只有1人中選為國會議員。民主聯合黨奪得1個國會議席和4個州議席。

馬來西亞成立后,新加坡首席部長李光耀領導的人民行動黨原想取代馬華成為巫統的華人伙伴,結果卻是熱臉貼了冷屁股,未能如願以償。

在人民行動黨的領導下,反對黨勢力于1965年在新加坡舉行了反對黨會議的「馬來西亞團結大會」(Malaysia Solidarity Convention)。參加的政黨有人民行動黨、馬來亞民主聯合黨、人民進步黨、砂拉越聯合人民黨等。這個反對黨勢力顯然是與東姑阿都拉曼所領導的聯盟打對台。

李光耀領導的馬來西亞團結大會以「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口號挑戰巫統的「馬來人的馬來西亞」。李光耀的動作不僅被視為欲代替馬華,甚至要取代時任首相的東姑阿都拉曼。1963年新聯邦成立后的新加坡大選中,巫統已間接在人民行動黨的馬來候選人手中嚐過敗績。因此,李光耀和該黨的雄心觸動巫統的敏感神經線。一些巫統領袖也公開要求聯邦政府以內安法令逮捕李光耀。

1965年7月25日,東姑在倫敦度假時決定把新加坡逐出馬來西亞聯邦,避免馬新兩地執政黨正面衝突的流血風險。新加坡于8月9日退出馬來西亞聯合邦。

【第3屆大選回顧:聯盟遭重挫 爆發513衝突】

聯盟在選舉中受重挫,引發513種族暴亂和流血事件,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爾后的政局發展,如聯盟擴大至國陣,擁有兩大目標(不分種族消除貧窮與重組以職業區分種族)的新經濟政策出爐,並且影響人民至今。

這次大選氣氛緊張,勞工黨抵制大選,主辦群眾運動,呼吁選民不要投票。一些政黨以華裔和印裔政治地位、語言和文化等敏感性問題作為主要競選課題,激發人民的情緒。

華印選民不滿馬華和國大黨在這些問題上所持的態度,甚至喪失信心。加上反對黨達致競選協議,在野黨氣勢如虹。

在國會選舉中,20名國席候選人不戰而勝,聯盟9人,沙統11人。13名候選人因未獲超過1/8選票而喪失按金。同時,聯盟另有11名候選人在州議會選區中不戰而勝。在州議會選舉中,69名候選人喪失了按金。

大選結果,聯盟仍控制國會,在西馬104個國會議席里贏獲66席,但總得票率僅49.1%,反對黨在國會贏得37席,佔總得票率50.9%。這是獨立以來反對黨得票率最高的一次,但贏得的議席卻不是最多一次。

東姑阿都拉曼交棒

聯盟的地位受到反對黨強大威脅,巫統也受到伊斯蘭黨和人民黨的挑戰。聯盟的另外兩個伙伴黨,馬華和國大黨也嘗敗績。數位部長及聯盟高層領袖敗陣,包括當時表示不需要華人票的敦馬哈迪(第4任首相)。

大選初步成績揭曉后2天,當沙、砂兩州及馬六甲一個國會選區的選舉仍未完成時,爆發了歷史上最悲痛的513事件。爾后東姑阿都拉曼卸下首相職,由副首相敦拉薩接棒。

這次種族暴動事件導致國家元首于5月15日頒佈《1969年第1緊急(必需權力)法令》,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國州議會被解散。以拉薩為首的國家行動理事會(MAGERAN)掌握實權,取代民選政府,而敦阿都拉(第5任首相)則擔任該理事會的秘書。

馬華失2部長職

政府事后發表513事件的白皮書,把事件的根源歸咎于種族經濟的懸殊和分化。

513事件后,政府修訂了《1948年煽動法令》,任何人質問聯邦憲法下的權利、地位、特權及君權都屬違法。政府也修訂《1954年選舉犯罪法令》,煽動法令第4(1)條文下罪名成立者,5年內不得參加競選,如他在定罪那天已中選,其席位將被懸空。

另一方面,馬華以不獲得華裔支持為理由退出內閣,接著就發生513事件。1971年恢復議會民主,解散國家行動理事會后,馬華在內閣中失去兩個重要的財政部長和貿工部長職。

這場大選的平均投票率約73.7%,西馬國會選舉的投票率是72.9%,上屆是78.9%。在州選舉方面,西馬的投票率是73.1%,比上屆大選低約5%。勞工黨抵制大選和投票日前日益緊張的氣氛,是導致投票率降低的部分原因。這種情形在投票率最低的雪蘭莪尤其顯著,投票率降到65%。

沙聯盟大勝 砂州局勢緊張

沙巴共有16個國會議席,沙統候選人在11個國會選區不勞而獲。沙巴華人公會的3名候選人及沙統的2名候選人(兩黨都屬聯盟)贏獲其他的席位,使沙聯盟囊括沙巴的全部國會議席。沙州共有24名候選人參加大選,其中2人喪失按金。

砂拉越共有94名候選人角逐24個國會議席,221名候選人競選48個州議席。結果砂聯盟贏獲7國15州席,砂人聯黨奪5國12州席,砂團結社會黨獲2國8州席,砂國民黨得9國12州席,獨立人士奪國州議席各1席。共有24國84州席候選人喪失按金。

砂拉越選舉在困難與動盪不安的局勢下完成。1970年6月29日,一批選舉官在砂州第三省的一個投票站完成工作后,乘小船回途中遭馬共分子襲擊,造成3死4傷慘劇。7天前已有一枚地雷在同一省的一個投票站前爆炸。

沙巴投票率是72.5%,砂州國會選舉的投票率是79.6%,州選舉的投票率是80%。同時,沙巴的廢票率是3.3%,砂州國會選舉的廢票率是7.2%,州選舉的廢票率是6%。

廢票率高的部分原因是國州議會選舉同時舉行,令選民感混亂;也有證據顯示廢票是一種抗議票。

1974年4月,以國陣為名的聯合政府成立。國陣政府從這場選舉中吸取教訓,修訂了多項法令條例管制競選活動,嚴密監視和管制一切有關國州選舉與補選的宣傳及拉票活動,包括禁止召開群眾大會和示威遊行。

聯盟拉攏反對黨 組政府緩和局勢

聯盟不僅在國會議席受挫,在州議會選舉中遭到更大的打擊,喪失多州議席,連檳城州執政權也丟失給以野黨身分初試啼聲的民政黨,同時也不能從伊斯蘭黨手中奪回吉蘭丹州的執政權。

1968年成立的民政黨在大選中,竟奪得檳政權,敦林蒼佑取代馬華的丹斯里王保尼成為第二任首長。

民政在檳州24個州議席中,贏獲16席,同時在其他州也有斬獲,雪蘭莪(4)、霹靂(2)、吉打(2),馬六甲與彭亨各1席,另有8人中選為國會議員,成績奇佳,令人刮目相看。

聯盟在霹靂和雪蘭莪州僅分別奪得9席,面對不能組成佔大多數席位州政府的窘境。

時任首相敦拉薩提出聯合政府的合作方式,拉攏當時的反對黨,即民政黨、伊斯蘭黨、人民進步黨,以及砂拉越的人聯黨,成功在檳城、霹靂、雪蘭莪、吉蘭丹和砂拉越,共組聯合政府,緩和當時緊張的局勢。

此外,1966年誕生的行動黨首次參加大選即一鳴驚人,派出23名國會和48名州議會候選人中,13人當選國會議員,31人當選州議員,一躍成為國會最大反對黨。該黨的輝煌戰績,多少應歸功于統治新加坡的人民行動黨在西馬遺留下的影響力。

人民進步黨則奪4國12州議席,伊黨贏12國40州席、人社黨奪3州議席、獨立人士只得2個州議席。

1972年8月31日,拉薩在國慶日演說中提到國陣概念。同年12月28日,拉薩與伊斯蘭黨簽署13點合作協議,伊黨加入國陣。1974年7月國陣成立,西馬只有行動黨不加入,東馬則是砂國民黨。

【第4屆大選回顧:聯盟擴大成國陣 拉薩領軍狂勝】

1974年大選是獨立后的第4場大選,國會及各州議會(沙巴除外)選舉同步進行。

這場選舉是敦拉薩從東姑阿都拉曼手中接過首相的領導棒子后,進行的首場全國大選,也是經歷513種族流血事件后的選舉。拉薩擴大聯盟的三黨機制,拉攏反對黨組成國陣迎戰大選,取得輝煌戰績。

這次大選全國選民總數413萬零32人,其中西馬半島有352萬3681人,沙巴有23萬零469人,砂拉越有37萬5882人。選民總數比1969年的384萬3782人增加約30萬人。由于大選提早1年半舉行,選舉委員會缺乏充裕時間重新展開選民登記運動,造成很多人在名冊上找不到名字而失去投票權,怨聲載道。選委會成立委員會調查此事。

在國會選舉中,共有327名候選人角逐154個國會議席,其中國陣154人、民主行動黨46人、社會正義黨35人、人民社會主義黨21人、砂國民黨24人、國家醒覺黨4人、獨立人民進步黨1人及獨立人士42人。另有15人的提名表格被駁回。

至于州議會選舉,共有934名候選人競選360個州議席(西馬312席,砂拉越48席)。其中國陣360人、民主行動黨120人、社會正義黨93人、人社黨107人、砂國民黨47人、國家醒覺黨9人、砂比沙馬黨(BISAMAH)4人、獨立人民進步黨6人及獨立人士188人。另有20人提名表格遭駁回。

反對黨各自為政

國陣共47名國會候選人(半島36人,沙巴11人)在沒有對手的情況下當選。國陣的另外43名州議會候選人亦不戰而勝。像上屆大選一樣,西馬的投票程序在1天內完成,但沙砂的投票程序礙于交通困難需費時3周之久。

在這次大選中,各反對黨不相為謀,在許多選區出現了多角混戰,反對票分散了,使國陣收得漁人之利。

此外,國陣于提名日當天,就在無對手下先奪得47個國會議席及43個州議席,先聲奪人,反對黨陷于挨打的局面。

巫統奠定一黨獨大

這場大選也是國陣首次以天秤旗幟競選,贏得135國席,得票率高達60.70%,創下紀錄。不過,國陣的成立也進一步強化巫統主導的地位,造成日后被政治評論員形容為「一黨獨大」。

1970年東姑阿都拉曼因「513事件」隱退,拉薩成為第2任首相后,面對數個地區有影響力的反對黨,即伊斯蘭黨、民政黨、人民進步黨和行動黨。他積極拉攏反對黨組成國陣,只有行動黨不加盟。

行動黨奪4國11州

此外,民政黨在1971年發生黨爭,林蒼佑希望借著聯盟的力量鞏固自己擔任檳州首席部長的職位;而且伊黨則希望分享州與中央的權力,促進伊教思想,顯示當時加盟國陣的反對黨都有各自算盤。

國陣贏得的135席(西馬104席、沙巴16席、砂拉越15席),其中巫統獲61席、馬華19席、民政黨5席、印度國大黨4席,反對黨潰不成軍。

原本屬于霹靂強勢政黨的人民進步黨,卻因為加入國陣被指「背叛」人民而受到當地選民拒絕,而在分配的4個國會議席當中,只保住1席。

不過,行動黨卻成為了華人反對黨的代表,在霹靂州拿下4國11州議席。最后更取得9國22州,成功突破國陣強大包圍。

1974年大選成績顯示,國陣成立是具遠見的政治策略,為國陣接下來的每屆大選打下贏得壓倒性勝利的基礎。

大選期間,緊急法令未完全解除,人民對513事件記憶猶新,約25%選民沒出來投票。修正后的1948年煽動法令禁止任何人像以往3屆大選中那樣,公開自由談論憲法所規定或保護下的權利、地位、特權或君權等等種族敏感性問題。

除了政治集會外,各政黨還獲得機會通過電台全國選民廣播它們的競選宣言。

馬中建交贏華裔支持

首相敦拉薩在華人選區大打「中國牌」,當時馬來西亞與中國在同年5月31日建交。大馬也是第一個與中國建交的東盟國家,敦拉薩的「中國牌」為國陣贏得許多華人票。

當時的提名日和投票日分別落在8月8日和24日,距離馬中建交不到3個月。華裔選民對馬中簽署建交聯合公報記憶猶新,華人區內輕易可見拉薩與毛澤東握手的海報,並寫上「請投天秤一票,支持馬中邦交」文字。

經歷513種族流血事件后,華裔普遍對政治處于謹慎觀望,甚至持保留態度。當時政府依然把馬共視為國家安全威脅,對付共產黨是維持國家安全和維護公共秩序的一部分。

華社對拉薩在當時國際政治氛圍和冷戰期間,主動與共產黨執政的中國建交,感到欣慰。他突破東姑時代不可逾越的外交禁忌。

此舉提高華裔對政府的信心。國陣乘勢宣傳馬中建交關係,各種印有拉薩和毛澤東握手的海報和傳單等宣傳品隨處可見。

此外,國陣華基政黨也相繼宣布一些好消息,如馬華華人大團結運動、民政宣揚檳城政績、人聯黨說服砂共放下武器等等,讓華人選票一面倒向國陣。

【第5屆大選回顧:開除伊黨 國陣橫掃千軍】

這場大選是第3任首相敦胡申翁首次領軍的大選,也是提早一年舉行的選舉。國陣橫掃大部分國州議席,繼續執政,反對黨仍無法力挽狂瀾。

參與角逐的14個反對黨中,無法否決國陣2/3多數議席外,只有行動黨、伊斯蘭黨與砂人民機構有少許收穫外,其他的小黨全軍覆沒。 獨立人士表現不俗,分別奪得2國及2州議席。

在西馬114個國會議席中,國陣贏得94席,其中巫統70席、馬華17席、民政黨4席、印度國大黨3席。人民進步黨唯一的國會候選人蘇良佑落選,成為沒有國會議員的國陣成員黨。巫統是國陣成員黨中表現最亮麗的,不僅單獨控制多個州議會,也削弱伊黨勢力,鞏固了巫統在國陣的主導地位。

選舉結果顯示,國陣擁有鞏固力量,奪得超過2/3多數議席,也拿下所有州的執政權,伊黨被開除出國陣后,沒影響巫裔對巫統的支持。這場大選,除了吉蘭丹、沙巴和砂拉越之外,各州議會都與國會同步進行。

這次大選,全國合格選民總數為505萬9689人,比上次大選增加了約100萬人。西馬選民有432萬3516人,比上屆大選增加了79萬9835人,沙巴29萬5880人,砂拉越44萬0293人。

6月12日提名時,共有387名候選人角逐154個國會議席,國陣152人、伊黨88人、行動黨53人、社會正義黨7人、人民社會主義黨4人、社會主義民主黨3人、國家醒覺黨和工人黨各1人、沙人民民主黨4人、沙團結社會黨3人、沙華公會2人、砂土著人民黨12人、砂國家人民黨和砂民眾黨各3人,砂人民機構1人及獨立人士50人。

禁止群眾大會

同時,共有744名候選人競選276個州議席,國陣298人、行動黨126人、伊黨239人、獨立人士81人。

國陣不勞而獲9個國會議席(西馬5席,砂3席和沙1席),同時在17個州議席中不戰而勝(柔佛5席,玻璃市、登嘉樓、雪蘭莪及馬六甲各2席,吉打、霹靂、彭亨及森美蘭各1席)。

大選期間,政府禁止群眾大會。此舉對各政黨,尤其是缺乏財力物力的政黨非常不利。不過,各政黨仍可利用其他途徑進行競選運動,例如演講會或沿戶遊說活動。一些政黨卻可通過國營電台向選民闡明競選宣言和政綱。

投票當天,西馬各州共有3949個投票站讓選民投票,投票程序一日之內便完成,在沙砂則需費時8至15天。

這次大選,選民比較踴躍出來投票,在國會選舉中,投票率是75.3%(上屆為75.1%),在州選會選舉中,投票率是76.9%(上屆為75.4%)。此外,廢票率也比上屆低。在國會選舉中,廢票率是3.4%(上屆為4.5%),在州議會選舉中,廢票率則為5.0%(上屆為5.5%)。

行動黨崛起成最大反對黨

雖然反對黨在這場大選中沒有取得佳績,但行動黨卻一躍成為國會內最大的反對黨,國會議席由1974年的9席增至16個席位,該黨秘書長林吉祥也成為國會反對黨領袖;火箭也贏得25個州席。

火箭在大選中,點燃華社對獨大處理和工業協調法令的不滿情緒,一躍成為收穫最多的反對黨。其他反對黨,如社會正義黨、人社黨、國家醒覺黨及社會主義民主黨都毫無建樹。

馬華和行動黨的影響力是此消彼長。火箭獲勝,意味著馬華敗選。許多馬華候選人在華人居多的城市地區,栽在火箭候選人手里;28名候選人中,只有17人當選,11人失利。

華裔對國陣的不滿,選擇支持火箭。雖然他們不預期行動黨帶來實質改變,這種「抗議投票」是另一種消極的展示。

這是70年代華社壓抑,徬徨的心理態度投射。這也牽涉新經濟政策的執行和工業協調法令的爭議。

林吉祥因揭露海軍一宗巡邏快艇軍購案,在官方機密法令下遭提控事件,也引起華社民怨。馬華和民政黨在這種背景下,成績失色是必然的。

火箭的另一成就是,成功在沙巴慕斯達法政權倒台后,在風下之鄉取得第一個立足點,贏得山打根國席,打開西馬政黨東渡的歷史。

馬華是國陣中蒙受重挫的成員黨。民政黨的6名候選人中有4人中選,檳城州丹絨區落入行動黨手中可說是最大的損失。不過,陳忠鴻醫生卻攻陷了反對黨堡壘區甲洞。

另,國大黨派出4人上陣,有3人中選。另一方面,在沙巴和砂拉越,國陣也獲得壓倒性的勝利。沙巴16國席中贏獲13席,砂拉越24國席中奪得23席,砂人民機構贏得1席。

伊黨失丹州 姑裡嶄露頭角

伊斯蘭黨在1977年被逐出國陣后,恢復反對黨地位。伊黨派出的88名國會候選人中,只有5人中選,連黨魁拿督斯里阿斯里在吉打也落敗。伊黨只贏獲11個州議席(吉打7、吉蘭丹2、檳城和霹靂各1)。

這與伊黨內訌有關,早前的「丹州危機」導致吉蘭丹政權易手后,勢力大跌。

1977年阿斯里領導的伊黨,企圖推翻獲得敦拉薩支持,卻沒受到伊黨高層祝福的丹州務大臣的拿督納西。伊黨與巫統關係生變且惡化,最終結束伊黨在丹州18年統治。

當時丹州伊黨不滿納西,限定他在1977年9月20日之前辭職。納西不從,反之號召6萬支持者展示力量,他在9月25日被開除黨籍;10月15日的州議會上,又通過不信任大臣納西的動議。

爭端原本在納西辭職便告一段落,但他不滿反彈,4天后號召群眾大會,不幸演成暴亂悲劇。胡申翁宣佈宵禁,但州政府癱瘓無法運作。國家元首在1977年11月8日頒布緊急狀態法令。

委公務員接管丹州

國會通過緊急權力凍結州議會和州憲法,委任1名中央公務員管理丹州,直到1978年3月州選舉為止。

巫統與伊黨正式翻臉,阿里斯率領伊黨領袖辭中央部長職,但伊黨副主席哈山拒辭地方政府及聯邦直轄區部長,因而被開除,轉靠巫統。伊黨在1977年12月13日的國陣會議上,被開除出國陣。

兩黨的恩怨最終通過選舉解決。這場比全國大選提早舉行的州選在1978年3月11日投票。36個州議席中,納西組成的伊陣線(BERJASA)與巫統取得默契,和伊黨決一高低。國陣贏23席、伊陣11席(納西也取勝),伊黨僅剩下2席,國陣重新執政丹州。

「丹州危機」期間,巫統在丹州扶起東姑拉沙里(丹州王子)。他領導的巫統在丹州,取得漂亮的戰績,提升其在黨的地位。他被形容為成功推翻伊黨丹州政權的策劃人和推手,實現巫統執政丹州的目標,也為胡申翁送上一份「大禮」。

值得一提的是,國陣在丹州選舉勝利,促使胡申翁提早全國大選,乘勝追擊削弱伊黨勢力。他在1976年以巫統代主席身份接任首相,並在大選過后扶正。

【第6屆大選回顧:馬哈迪掛帥出征 黨魁戰三春挫敏興】

這場大選是1981年敦馬哈迪從敦胡申翁(健康理由退位)手中接棒后的首場選舉。他提出「廉潔、有效率及可信賴」口號,創造「新首相效應」,贏得亮麗成績。

這場大選的焦點之一是70年代學生領袖,曾在內安法令下坐牢的安華受馬哈迪邀請,在大選前夕加盟巫統,上陣和攻陷伊斯蘭黨的檳城峇東埔國席;爾后受委為首相署副部長,從此官運亨通至1998年。

國陣在大選后,強大如昔,共奪得個132國會議席和281個州議席,創下輝煌成績。巫統贏70國191州議席,馬華的國州議席也增加,獲得有史以來的輝煌勝利,攻陷了反對黨一些傳統堡壘區,尤其是馬華總會長李三春在芙蓉國席擊敗行動黨主席曾敏興,轟動一時,最為人所津津樂道。

國陣其他成員黨中,國大黨贏4國9州,人民進步黨只剩下1州,伊陣5州,由伊黨分裂所組成的伊陣,上屆大選與巫統是合作身份,這次大選則加入國陣成員黨。

在沙砂方面,只舉行國會選舉,國陣成員黨之一的人民團結黨贏得10席,另一國陣成員黨沙統(后退出國陣)則全軍覆沒,5名候選人全遭人民團結黨支持的獨立人士擊敗。沙統在上屆大選中保住4個國席,在執政的全盛時期,曾囊括沙巴全部16個國席,這次大選慘敗,令人側目。

國民黨窩里反重創

在沙巴的反對黨中,除了行動黨的馮傑榮拿下山打根國席外,其他3黨全軍皆墨。在砂拉越,國陣奪得19個國席,它所失去的5個國席中,兩個落在行動黨手中,另3個則被獨立人士奪走。其他反對黨毫無建樹。這3個國席,都是砂國陣成員黨之一的國民黨候選人上陣,而且中選的則是該黨前黨員,由于黨員窩里反,令國民黨蒙受重創。

伊黨則元氣舊傷未癒,只贏得5國18州,但比上屆大選稍佳。伊黨在吉蘭丹和登嘉樓勢力大增,在丹州奪得4國10州,同時在多個選區都以微差落敗,顯示其勢力正在逐漸膨脹,也反映東海岸馬來選民反政府的情緒越來越高,成為巫統最大的隱憂。當時的伊黨,在中東伊斯蘭復興運動影響下,黨內原教旨主義傾向的少壯派和曾在中東留學的領袖崛起。內部分化削弱伊黨的大選表現,否則伊黨可能在丹州之外贏得更好成績。

獨立人士贏8國1州議席,他們幾乎全來自沙砂兩州。其實他們原屬于政黨,因意見不合或內鬥而退黨上陣,只求證明本身受支持的程度。國陣的得票率依然保持60.5%,行動黨19.6%及伊黨14.5%,這說明兩個主要反對黨的議席雖然減少,得票率並未相應降低。

大選提名之后,國陣不勞而獲12個與15州議席,伊黨也有3州議席不戰而勝。國陣不戰而勝的12個國席中,柔佛4,砂拉越6及沙巴2。在不勞而獲的15個州議席中,柔佛7、雪蘭莪1、馬六甲3、霹靂與森美蘭各2席。伊黨不戰而勝的3個州席中,吉蘭丹2,玻璃市1。

投票定于4月22日,全國610萬名選民中,約73%分別到國內各地的6438個投票站投票。西馬平均投票率為75.6%,沙砂兩州的投票率為67.25%。

華教四君子「打入國陣」助了馬華民政一把

華社的政治傾向在大選時出現轉態。馬華的國席從上一屆17個增至24個,州議席從44個增至55個,獲得有史以來最大的胜利,並成功攻陷反對黨一些傳統保壘區。

時任馬華總會長李三春接受火箭挑戰,前往芙蓉國會議席對壘行動黨主席曾敏興,並成功擊敗后者。馬華取得輝煌戰績,與該黨經歷黨選后日趨穩固團結有關。馬華主導的馬化金融與合作社也頗有成就,重燃華裔選民的信心。馬華能有令人刮目相看的戰績與董教總人士參與不無關系。

1982年,董教總在獨立大學官司失敗后,為了發突破而採取三結合的策略,提出「打進國陣,糾正國陣」的口號,深獲華裔選民支持。「三結合」是結合執政黨(馬華和民政黨)、在野黨(行動黨),以及華團的三股力量,認為「朝里有人好辦事」,一起爭取和捍衛華教權益。

董教總委派「四君子」,即4名具有專業資格的華教人士加入民政黨,落實這概念。四君子分別是拿督斯里郭洙鎮(董總法律顧問,曾參與獨大官司案)、丹斯里許子根(理大教育系副院長)、拿督江真誠和王添慶。他們的出現獲得華社好評。郭洙鎮出師不利在甲洞輸給行動黨的陳勝堯1205票;許子根則在檳城丹絨以834票力挫行動黨的留台畢業生陳慶佳。郭洙鎮受委為民政黨副主席。

不過,民政黨借助董教總的影響力而大傳捷報,贏獲5個15州議席。它在檳城保住8個州席,維持原有實力,林蒼佑再度執政檳州。雖然「打入國陣,糾正國陣」旗開得勝,但卻不無法主導國陣的意志。爾后,董教總逐步放棄憑政治力量扭轉乾坤的念頭,這是后話了。

行動黨堡壘失陷 東馬反而有收穫

行動黨遭到創黨以來最嚴重的挫敗,只獲得9國12州議席,而傳統堡壘區幾乎全部失陷。火箭和國陣的華基政黨的零和遊戲,促使馬華和民政黨取得不錯表現。

火箭在西馬的國會議席從15席減至6席位,若非在東馬取得3席位,成績更難堪。雖然它的得票率不降反升,從1978年的19.1%增至19.6%,但這與火箭較往屆龐大的競選隊伍有關,不必然反映支持度的提升。

1982年林吉祥有意帶領行動黨邁向執政檳城的雄心,但1980年檳州一場因獨立議員崔耀才逝世而舉行的補選,卻引發火箭派系內鬥和分裂,黨形象受損。火箭在檳城競選20州席,只拿下2席。

不過,火箭在1978年東渡沙巴后,1982年首次在砂拉越插旗立足,贏得古晉和詩巫兩個重要城鎮的國席。這反映出,砂州城市華裔對人聯黨的不滿情緒,也讓火箭在砂拉越取得立足點,成為全國性反對黨。

董教總的「三結合」口號,導致董總和行動黨在選舉利益上直接衝突,華教人士參選的議席是行動黨強區雙方起了衝突;「三結合」被譏為「三打一」,即董教總聯合馬華及民政黨,對付行動黨。

火箭認為,董教總以「華教分子制華教分子」,形成與該黨對立局面,因為火箭的兩位候選人也是「華教分子」。惟,董教總認為兩者有別,一個是帶有「使命」的「華教分子」;另一個是未賦予使命。董教總在華社有道德形象,火箭在這課題的論述導致一些華裔選民對火箭反感,雙方輿論戰引起一股熱愛華教的選民對火箭產生反感,這股情緒從甲洞和丹絨國席區迅速蔓延到全國各地,尤其是在華教運動最蓬勃的霹靂。

霹靂的31名反對黨候選人,竟無人當選。相對的,國陣派出的國會候選人全部報捷,囊括霹靂21個國席,包括馬華6和民政3。雖然行動黨元氣大傷,但火箭依然是獲得最多國席的反對黨,成為國會最大反對黨。

【第7屆大選回顧:行動黨發動丹絨一役】

經歷1982年大選的大勝之后,馬哈迪在1986年,迎來他出任首相以來的第二場選戰,這一仗明顯地難打得多。

這一年,馬來西亞經濟低迷、人心思變,之前更發生了許多震撼人心的事件。

當時正值世界經濟不景的年代,原產品價格暴跌,許多公司被清盤、裁員,國內的失業人數劇增,大馬于1985年和1986年的經濟成長率,也分別處于負1.0%和1.2%。

此外,土著金融醜聞、馬華梁陳黨爭、新泛電事件、默馬里事件、合作社醜聞、宗教狂熱分子發動攻擊等,也讓國陣面對嚴峻的考驗。

時任副首相慕沙希淡掛冠求去,也讓馬哈迪失去一名重要的副手。

華團民權委員會也首次提出「兩線制」的概念,以促進大馬的民主制度更健全地發展。

伊斯蘭黨方面,經歷在1982年大選慘敗及旋即而來的黨爭洗禮后,以尤索夫拉瓦(Yusof Rawa)為首的新一批領導班底蓄勢待發,在高談伊斯蘭國理念同時,也嘗試開拓非穆斯林的票源,包括設立「華社諮詢理事會」(CCC)以貼華社。

伊黨另一個重要舉措是與其他反對黨結盟,組成「人民公正聯盟」(Harakah Keadilan Rakyat,HAK)迎戰國陣,原本行動黨也受邀,但由于無法認同伊黨的伊斯蘭國政策,決定不參與。結果,這個聯盟除了伊黨之外,只有社會民主黨(SDP)、人社黨(PSRM)及國族主義黨(Nasma)3個小黨加入。

行動黨大有斬獲

州級選舉方面,最具看頭的當然是檳城,民主行動黨在林吉祥率領下,在檳城發動「丹絨一役」,其主要對手是林蒼佑率領的民政黨。

這一屆的大選在8月2日和3日舉行,經過選區劃分后,1986年大選時,國會議席從154席增至177席,州議席則從403席增至447席。

雖然國陣面對反對黨叫陣,最后卻成功衝出重圍。在177個國會議席當中,國陣贏得148席,民主行動黨贏得24席,獨立人士有4席,伊黨只有1席。

其中,巫統在所角逐的84席中贏得83席,僅僅失去1席。其主要對手伊黨競選98國席與165州席,雖然整體而言,得票率從上屆的14.5%上升至15.3%,但化為席位時只得到1國15州,主要原因是多個議席都是微差票數落敗。

馬華公會則受困于黨爭、總會長陳群川被新加坡政府提控,以及存款合作社等一系列負面事件,嚴重打擊黨的聲譽,導致表現極度遜色,在競選32個國會議席中,只贏得17席。

民政黨成績也不理想,在競選的9個國會議席中,只贏得5席。

行動黨則在民怨中竄起,取得建黨以來的最佳戰績,即24個國會議席,37個州議席,成為國內最大的反對黨。

雖然國陣的得票率從1982年大選的60.4%,下降到55.8%,但是在議席方面卻不減反增,共贏取到148個國會議席和299個州議席。

巫統靠鄉區票報捷

從得票率分析,國陣獲票佔55.8%,民主行動黨20.3%、伊黨15.3%及獨立人士得票佔3.1%。從國陣成員黨逐個分析,巫統獲票佔31.1%、馬華12.4%、國大黨2.2%、民政黨3.2%、哈民黨0.6%、砂州國陣4.2%及沙巴國陣2.1%。

種種不利因素,讓國陣在以華人為主的城市選區流失大量選票,導致馬華與民政黨的表現黯然失色。但國陣通過選區重新劃分的保持優勢,加上鄉區的馬來選民在國家困難時期全力支持巫統,也讓巫統保持漂亮的戰績。

梁陳黨爭重創 馬華失半壁江山

1986年大選華裔選區大吹反風,與梁陳黨爭不無關係。

話說馬華第4任總會長李三春在1982年大選后,突然于翌年辭去馬華總會長和國會議員,宣佈引退,結果也引爆了長達22個月的梁陳黨爭,重創馬華。

李三春引退后,梁維泮出任代總會長,一上台就排擠陳群川派系,一口氣開除包括陳群川在內的14名領袖。

陳群川及其他挑戰派成員李金獅、林良實、紀永輝、黃循營等14人曾被開除黨籍,並鬧上法庭。

最終由以國陣秘書長嘉化峇峇為首的「特別委員會」主持下,馬華在1985年11月24日舉行改選,陳群川以2715票狂勝已陷孤立的梁維泮(只獲809票),當選為總會長;之前被開除的林良實,則因禍得福崛起成為馬華老二。

陳群川甫當選馬華總會長,便在1986年1月21日因捲入新泛電失信案而在新加坡被控上法庭。

重新歸隊的馬華,不到一年的時間,就面對在1986年8月3日舉行的全國大選。非常明顯,黨爭耗盡馬華的力量。結果,馬華在大選中失去半壁江山,只贏得17國會議席。

至于陳群川,雖然在大選當選為務邊國會議員,但不到1個月,便在8月26日在新加坡被控商業失信罪名成立,被判入獄2年及罰款新幣50萬。

身陷囹圄的陳群川,因為在中選議員后無法宣誓就職,不得不懸空議席進行補選,同時也辭去馬華總會長職。

檳州贏6國10州 林吉祥扳倒許子根

1986年大選最受注目的一個焦點,是行動黨秘書長林吉祥將原本的馬六甲市國會議席留給初試啼聲的兒子林冠英,自己轉戰檳州,在丹絨國會議席挑戰許子根,期望帶動檳州政壇的改革之風,這便是著名的「丹絨一役」。

林吉祥這次移師北上,成功在檳城掀起一陣旋風,他與許子根之爭,當時也被視為一場硬戰。

許子根是1982年以華教「四君子」的姿態加入政壇,此時他的華教光環尚未退散,況且在之前4年的國會表現可圈可點。此時的許子根,仍獲得許多華團及董教總的支持,但這些華團領袖過火的反應,反而為林吉祥帶來轉機。

被痛罵贏同情票

當時,許多華團與董教總紛紛發表聲明及展開運動,全力支持許子根,甚至將「華族大漢奸」、「走狗」、「華族的劊子手」的稱號掛在林吉祥頭上,這種過激的競選手法,反而令選民反感,並讓林吉祥贏得許多同情票。

結果,行動黨在檳州奪下10個州議席,幾乎佔了當年州議席的1/3。

林吉祥本身,也以1萬1690張多數票大勝許子根。當時林吉祥獲得2萬7611票,許子根得1萬5921票;投票率是73.32%,廢票931張。

此外,林吉祥也在甘榜哥南的州議席打垮馬華候選人譚順祥,可謂一箭雙鵰。

這是行動黨在檳城取得有史以來最輝煌的成績,雖未能一鼓作氣取得檳州政權,但檳城11個國會議席中,行動黨贏得6席,州議席更佔了全部30席中的10個。這個戰果與1982年的2國2州比較,算是大獲全勝。

【第8屆大選回顧:反陣衝著來 國陣驚險保2/3優勢】

對國陣而言,1990年大選這場選戰非常難打,國陣需面對土著金融醜聞、新泛電醜聞、合眾銀行收購事件、三保山事件、甲板埋毒事件、公積金事件、合作社事件、南北大道醜聞、侵犯司法獨立事件、茅草行動等系列課題的衝擊。

巫統更剛剛經歷了一場空前慘烈的黨爭后,這場黨爭導致巫統遭法庭宣判為非法組織,該黨實際上已一分為二,由馬哈迪成立的新巫統及東姑拉沙里的46精神黨,在馬來社會分庭抗禮。

在東馬,原是國陣一員,但一直不滿中央政府介入沙巴政治的團結黨,也在1990年大選前夕突然發難,宣佈退出國陣,被當時的國陣主席馬哈迪醫生形容為「背后插刀」。

為了與國陣全線開打,東姑拉沙里更與國內的反對黨,分別組成「伊斯蘭團結陣線」(APU)和「人民力量陣線」(人陣,Gagasan Rakyat)。

「伊斯蘭團結陣線」的成員黨包括46精神黨、伊斯蘭黨、哈民黨、伊陣(Berjasa)及印裔穆斯林國大黨(KIMMA);「人陣」的成員黨則包括46精神黨、民主行動黨、沙巴團結黨、人民黨及印裔前進陣線(IPF)。

民主行動黨祕書長林吉祥在上一屆大選的「丹絨一役」,雖將許子根擊退,卻未能奪下檳城州政權,這次再接再厲,發動「丹絨二役」直接與檳城首席部長林蒼佑硬碰。

1986年全國華團民權委員會首次提出的「兩線制」民主理念之后,以董總前主席林晃昇為首的27名華團人士,在1990年大選前夕,正式宣佈集體加盟民主行動黨。

許子根當上檳首長

當時,反陣的聲勢浩大,大力推動「兩線制」和「改朝換代」的口號,似有威脅國陣執政的勢力。

1990年第8屆大選,提名日定于10月11日,投票日是10月21日,競選期只有10天。登記選民總數為795萬8640人。國會議席由上屆的177席增至180席。

國陣雖然在這場大選面對一波又一波反風的襲擊,但從選舉成績來看,國陣不但保住了執政權,更繼續保持國會2/3的優勢。在180個國會議席中,國陣贏得127席,比1986年的148席,少了21席。

巫統繼續獲得馬來人的強力支持,在它角逐的86個國會議席中,奪得71席,同時也為其他成員黨帶來好處,民政黨和國大黨分別保住原有的5和6個國會議席,而馬華的國會席位則從原有的17席增至18席。

在檳州州議會中,民政黨只贏獲7席,巫統基于國陣精神同意讓民政黨人出任首席部長,許子根因此當上檳首長。

46精神黨雖然在大選之前氣勢如虹,並在61個國會議席中上陣,但最后只贏得區區8席,其中7席還是來自吉蘭丹州。

民主行動黨方面,雖然在本屆大選獲得46精神黨的配合,同時更有華團領袖的加盟,但在大選所贏得的國會議席總數卻不增反減,從1986年的24席,減至1990年的20席。行動黨這次大選表現中有得有失,在砂拉越,沈觀仰在古晉力挫人聯黨主席楊國斯,也使后者黯然退出政壇。但在沙巴,行動黨則全軍覆沒,至于森州由黨主席曾敏興醫生和強人胡雪邦把關的芙蓉與亞沙選區,也被馬華攻陷。

林吉祥擊敗林蒼佑

值得一提的是,沙巴團結黨在這次大選中收穫豐富,贏得14席的國會選區。

伊斯蘭黨雖然只贏得7個國會議席,席位數量少于行動黨、團結黨及46精神黨,卻是這次大選的另一個大贏家,因該黨在與46精神黨聯手合作下,成功以狂風掃落葉的姿態,奪下吉蘭丹全部39個州議席,國陣穩守了3屆的丹州政權從此落入伊黨手中。

至于在檳城的「丹絨二役」,林吉祥險勝當時的檳州首席部長林蒼佑,終結林蒼佑的政治生涯,但依然以3席之差,無法一圓執政檳州的夢。行動黨在檳州所得議席,由上屆的10席增至14席。

這次選舉,國陣的得票率遞減不少,從1986年的57.28%減至1990年的53.38%。然而,不表示反對黨陣線的目標已經得逞。反對黨陣線原定要在國會打破國陣固有的2/3優勢,從而實行「兩線制」。可惜,反陣距離打破國陣2/3優勢的指標,還有5%的落差。

反對黨陣線這次未能成功的原因,主要因為各黨之間缺乏共同基礎,各黨的政治路線差異太大,政治觀點難于一致。

根據統計,這次大選共有298萬5382人,或佔選民總數的53.38%投票支持國陣,其中巫統得票率佔29.61%、馬華11.21%、民政3.75%、國大黨2.01%、人聯黨1.97%。反對黨及獨立人士則共獲257萬張選票,或佔選民投票總數的45.8%,其中行動黨得票率佔17.16%、46精神黨15.06%、伊斯蘭黨6.72%、沙巴團結黨2.29%及獨立人士3.21%。

巫統黨爭 姑里另起爐灶

在1987年巫統黨選,東姑拉沙里與前副首相慕沙希淡聯手,在巫統大會上直接挑戰馬哈迪政權,為黨爭掀起一波波高潮。

黨選前,不斷流傳各種匿名信,矛頭直接馬哈迪政府推行「朋黨主席及裙帶風」。

除了東姑拉沙里配合慕沙,挑戰馬哈迪及嘉化峇峇的組合之外,共有6人角逐巫統3個副主席職,即安華、萊士雅丁、阿都拉巴達威、旺莫達、南利及哈侖依德里斯,並有73人爭奪25個最高理事。

此外,東姑拉沙里更得到第三任首相胡申翁的支持。就在東姑拉沙里宣戰后,聲勢直線上升,直逼馬哈迪,兩人勢均力敵。因此巫統出現A隊與B隊之分。

A隊的主要領袖包括:馬哈迪、嘉化峇峇、阿布哈山、安華、達因、拉菲達和山努西等。B隊則有:東姑拉沙里、慕沙希淡、阿都拉巴達威、萊士雅丁及沙里爾沙末。

當時,不僅巫統黨內界線分明,就連馬來社會也分成AB隊的支持者,整個馬來社會乃至全國,都被這場轟動之戰牽動著。

可惜,46精神黨最后所得的票數,卻出乎預料的低,在61個國會議席中上陣,但最后只贏得區區8席,其中7席還是來自吉蘭丹州。除了黨主席東姑拉沙里在話望生輕易擊敗對手之外,該黨大部分主將都敗下陣來,包括署理主席萊斯雅丁,副主席瑪麗娜尤索夫和再納南拔,婦女組主席拉瑪奧斯曼,總秘書拿督蘇海米及雪州主席拿督哈侖,全部落馬。

茅草行動捕119人

在巫統黨爭空前激烈之際,發生政府派遣不諳華文的行政人員擔任華小高職事件,董教總擔心此舉會使華小變質,因此大力反對。1987年10月11日,華社為反對這項政策,在吉隆坡天后宮舉行由馬華、民政黨、民主行動黨和民間團體聯辦的抗議大會。

巫青團此時卻舉行另一場「萬人集會」反擊,當事件越演越烈,政府發動茅草行動,逮捕了119人,其中包括反對黨領袖、公會領袖、社會活躍分子、原住民、園丘工人、基督教工作者、伊斯蘭教基本教義者,以及華教人士。

遭逮捕華教人士當中,包括已故董總主席林晃升、教總主席沈慕羽、教總副主席莊迪君博士,以及當時身為華社研究中心主任的柯嘉遜。這些被捕的華教人士在遭扣留期間,也與林吉祥父子及卡巴星等行動黨領袖,建立起共患難的情誼。

他們出獄后,決定為實踐「兩線制」的政治理想,集體加入行動黨。當時華教領袖沈慕羽,將它形容為「818民權起義」。

【第9屆大選回顧:反對黨各自為政 2020宏願掀新頁】

經過上屆大選難關后,時任首相馬哈迪重新站穩陣腳,並在1991年2月28日正式打出「2020年宏願」的口號,矢言讓大馬在2020年達成先進國的目標,這個口號獲得全國上下響應,並吸引不少非馬來人的支持。

時任副首相安華也以毛筆字書寫「我們都是一家人」,贏取華社的好感,所倡議的「伊儒對話」也獲得知識界的稱贊。而國陣政府對華人的政經文教上,也採取通融的態度,被認為是國陣政府的一種「開放」。

1995年正值大馬經濟攀上高峰,連續數年取得雙位數成長,馬哈迪聲望如日中天。

反對黨方面卻開始自亂陣腳,由于46精神黨在上屆大選表現不理想,導致許多支持者重投巫統懷抱,包括2名國會議員,讓巫統的國會議員人數從77人增加至79人。

上屆大選前夕背叛國陣的沙巴團結黨,也已受到教訓,其旗幟下中選的14名國會議員,這次大選前只有3名仍與百林吉丁岸在一起,其余11人跳槽加入國陣。因此在國會解散時,國陣的議席總數已增至138席。

反對黨陣線之間的合作關係也開始出現裂痕,東姑拉沙里為了爭取馬來基層的支持,立場趨向激進,導致原本支持46精神黨的行動黨開始疏離;46精神黨與伊斯蘭黨的關係也開始出現矛盾。

伊斯蘭黨執政丹州后,開始落實伊斯蘭國理念,也讓行動黨與伊黨之間的疏離擴大,行動黨更在1995年初退出人民力量陣線,使兩線制幾乎名存實亡。

46精神黨受重創

單飛后的行動黨秘書長林吉祥,繼續在檳城發動「丹絨三役」,並在丹絨武雅州議席挑戰許子根,但氣勢已不及前兩場戰役。

本屆大選的提名日落在4月15日,投票日為4月25日,競選期10天。選民總數達900萬人,國會議席由上屆的180席增至192席。

國陣在本屆大選勢如破竹,所派出的192名國會候選人當中,共有162人(其中11人不勞而獲)中選,國會議席佔84%,以超過2/3的多數議席重掌政權。

州議席則佔85.5%,以339席對總和的394席。得票率高達65.04%,比上屆增加了12%,這也是自1957年獨立以來,這是執政黨得票最高的一次!

反對黨方面,東姑拉沙里的46精神黨可說是一敗塗地,所派出的65名國會候選人當中,只有6人中選,132個州議席中只有12人突圍而出,尤其在丹州所獲的州議席,更由19席減少到12席。

檳行動黨輸剩一席

行動黨共角逐50國103州議席,只奪得9國11州席。在檳州展開的「丹絨三役」更是兵敗如山倒,檳城選民出現「國投反對黨、州投國陣」的現象,導致林吉祥在州席上輸給首席部長許子根,只保住丹絨國席。行動黨在檳州立法議會只剩章瑛保持唯一的席位,可說是建黨以來最慘痛的重創。

沙巴團結黨雖仍在沙巴贏得8國席,但對它西渡西馬的計劃並沒幫助,在檳城、砂拉越和柔佛參與競選卻全軍覆沒。

馬來選區方面,伊黨卻保持上屆大選所獲的7國33州議席,伊黨與46精神黨聯手下也成功保住吉蘭丹州政權,在總共43個州議席中,伊黨獲24席、46精神黨獲11席,國陣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奪得8席。

簡而言之,這次大選的贏家是國陣,輸家則是民主行動黨及46精神黨。這場重挫后,東姑拉沙里在大選后的第二年,即1996年解散46精神黨,重返巫統。

伊黨推伊刑法 行動黨退隊

造成反對黨之間自亂陣腳的另一個因素,則是伊斯蘭刑事法。伊斯蘭黨自執政吉蘭丹州后,但一直追求實現該黨的政治理念,落實伊斯蘭刑事法。這讓民主行動黨在非穆斯林社會,陷入進退兩難的處境。

林吉祥在1992年1月,率團赴吉蘭丹州會見州務大臣聶阿茲,之后開始對伊黨丹州政府進行一些行政措施進行辯護,並向華社保證,丹州任何伊斯蘭律法,只會實施在穆斯林身上,非穆斯林絕不會受到影響。

言猶在耳,丹州政府就在1993年7月1日推行禁酒令,州政府也在州議會通過伊刑事法,造成伊黨與行動黨決裂。

挾在行動黨與伊黨之間的46精神黨,可說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一來需面對行動黨的壓力,與伊黨的關係緊張。

東姑拉沙里分別組成的「人民力量陣線」及「伊斯蘭團結陣線」,46精神黨在這2個陣營中的角色並不相同,在人陣中,行動黨不爭老大,甘心讓精神黨主導陣營;但在伊斯蘭團結陣線,46精神黨與伊黨的地位是平起平坐的,在丹州政府內,精神黨更處于老二的地位。46精神黨根本改變不了伊黨的決定。終于,行動黨在1995年,宣佈退出人民力量陣線,獨立迎戰國陣。

馬哈迪削減王權 法案修正自動生效

由東姑拉沙里組成的2個反對黨陣營「伊斯蘭團結陣線」(APU)及「人民力量陣線」(Gagasan Rakyat),為國陣帶來龐大壓力,但為什麼最后卻以失敗收場,對于目前的民聯而言,仍是一個重要的教訓。

當反對黨陣線創立初期,46精神黨為了吸納各族群的支持以便重返權力核心,因此擺出溫和與開明的姿態。但是在巫統的宣傳與抹黑下,遭馬來選民質疑其忠誠。為了扳回馬來選民的支持,46精神黨將黨名改為「46馬來精神黨」,立場向趨向種族化。

行動黨與伊黨為了結盟各都作出巨大的妥協,但得不償失,矛盾浮現。其中包括1992年發生的修憲削減王室權力的風波。

在此之前,除非王室成員主動交出豁免權,否則沒有任何途徑將這些統治者控上刑事法庭。馬哈迪卻先后在1993年至1994年,分別提呈2項修憲案削減王室權力。

為什麼馬哈迪要推動修憲,公然與王室對抗呢?原因是馬哈迪與同樣也是丹州王室成員的東姑拉沙里發生政爭,在上屆大選時,時任吉蘭丹蘇丹依斯邁公開支持由姑里領導的46精神黨,間接導致國陣丟失丹州政權,也讓馬哈迪感受到王室的威脅。

46精神黨「保王」

馬哈迪在1992年逮到絕佳的機會,當時柔佛已故蘇丹依斯干達及其二王子東姑馬吉分別涉及2起毆打鉤球教練及守門員的事件,事情被鬧大,馬哈迪藉此機會在國會提呈修憲案,削減王室的免控權。

當時的輿論一面倒,傾向支持政府的立場,但46精神黨卻採取「保王」姿態,以指責該修憲動作已威脅馬來人的特權,藉機批判巫統。行動黨一貫都反對特權,不願違背非馬來人社會支持修憲的意願,但也不願因為這場修憲風波與46精神黨的關係鬧僵,只得折衷地以不符修憲程序為理由,在國會發言支持,投票時卻棄權。

1993年削減王權后,馬哈迪打蛇隨棍上,在1994年5月通過另一項修正案,進一步削減王室的御准權,任何法案在國會通過后30天,不管元首是否御准,都自動生效。

這兩項修憲案成功讓馬哈迪贏得中間選民的稱讚,同時也埋下行動黨退出「人陣」的伏筆。

【第10屆大選回顧:安華罷黜掀烈火莫熄風暴】

1999年大選之前2年,正值亞洲金融風暴的襲擊,馬來西亞也不能置身度外。時任首相馬哈迪與前副首相安華對于挽救經濟逆勢的意見分歧,更引發「安華事件」。

這場世紀末大選,國陣面對民生問題、經濟衰退及安華事件三大不利因素。當時的經濟衰退、民生問題和「安華事件」,都不利國陣。此外,許多民生問題,尤其是大停電、大制水和收費站事件,政府在處理方面也引起人民怨聲載道。

金融風暴導致經濟增長率下跌,馬幣貶值后,海外升學和進口商品物價高漲,致使許多人對經濟前景的信心減退。

「安華事件」催生了人民公正黨的成立,之后與民主行動黨、伊斯蘭黨及人民黨組成替陣,與國陣進行大對決。

1999年第10屆大選,反對黨的口號與1990年大選相去不遠,也是「兩線制」和「改朝換代」。這也是反對黨自1990年大選以來,第二次形成反對黨陣線,並以「一對一」的方式,對壘國陣,使國陣大受威脅。當時人們對政治的熱烈程度,可說唯有1969年第3屆大選可比擬。

這次大選,全國共有193個國會議席,394個州議席(砂沙除外)舉行選舉。選民人數是956萬4071名。

巫統重挫馬華大勝

這場大選,國陣先聲奪人,提名截止后分別在砂拉越和柔佛先奪1國1州。鄉村發展部政務次長道格拉斯勿卡在無對手下,不勞而獲砂拉越木中國會議席。柔佛東甲州議席馬華候選人葉熾東,則因行動黨候選人鄭國生臨陣退縮,順利蟬聯州議員。

是屆大選,國陣的得票率和所佔議席都有明顯下跌。當時,國陣贏得148個國會議席。然而,國陣最終還是保住2/3多數議席優勢,替陣還是無法否決國陣的多數票優勢。

由于馬來選票流失,導致巫統受重挫,所得的國席也從上一屆的94席下降至72席。國陣共有4名部長級領袖落馬,包括第二財長慕斯達法莫哈末、國會貿易及消費人事務部長梅格朱尼、鄉村發展部長安努亞慕沙,以及掌伊斯蘭事務的首相署部長哈密阿斯曼。此外有4名副部長及1名政務次長敗選。

根據國陣的原本目標,是要收復自1990年失陷的吉蘭丹州政權。當時,國陣派遣東姑拉沙里親征戰場,結果幾乎全軍覆沒,連拉沙里本身的席位也是「險勝」。不僅如此,國陣也失去登嘉樓州執政權。

由于華裔選民大力支持國陣,馬華成為1999年大選的贏家,獲得28個國會議席。

替陣方面,聲勢最大的伊斯蘭黨贏得27個國會議席和98個州議席,比起1995年的7席增加20席。另外,公正黨首次參選,贏得5國4州的「處女席」,以及11.67%的得票率。至于民主行動黨,顯然只有微小變化。行動黨贏得10席,只比1995年增加1席。

伊黨成最大反對黨

伊黨不僅保住吉蘭丹州的執政權,而且還奪下了登嘉樓政權。自此,伊黨一躍成為國內最大的反對黨,伊黨不但執政丹、登兩州,還在吉打、玻璃市和彭亨等州開枝散葉,成為巫統的一大隱憂。

伊黨在國會中取代行動黨,成為國會反對黨的領袖。馬來人政治方面,也出現前所未有的變化,使到巫統面對沉重的壓力,進一步導致政府的政策迅速朝伊斯蘭化發展。由安華夫人旺阿茲莎領導的公正黨在1999年參加大選,奪下了5個國會及4個州議席。但由于除了旺阿茲莎外,大部份重量級領袖如蔡添強、依占、詹德拉等紛紛落馬,安華前秘書阿茲敏則在淡江敗擊弗亞哈山(前警察總長慕沙哈山胞弟)。

但這樣的成績,使得公正黨在接下來5年,無法在國會中帶來重要的影響。「烈火莫熄」風潮在馬來社會捲起千層浪,但在非土著選區,卻是另一番面貌。

在本屆大選,華裔選民普遍上沒有為「烈火莫熄」運動所打動,反而傾向支持國陣的「穩定牌」,導致行動黨為這次加入替陣,付出了沉重代價,不但失去國會反對黨領袖的地位,就連行動黨重量級領袖,包括前秘書長林吉祥、前主席曾敏興醫生和署理主席卡巴星律師,全部鎩羽而歸,對行動黨的打擊可謂激烈。

其他反對黨如民主黨、伊陣、正義聯盟、砂革新黨及獨立人士也遭到全軍覆沒的命運。只有沙巴團結黨贏獲3個國席。

根據統計,國陣總共獲得377萬2931票,佔總投票率的56.5%;其次是伊黨,獲107萬5千491票,佔16.1%;行動黨得79萬9903票,佔11.9%;首次參選的公正黨獲75萬2295票,佔11.2%;沙巴團結黨14萬零649票(2.1%),人民黨6萬8546票(1%)。另一個初次上陣的民主黨僅獲6459票,全軍覆沒之余,候選人也紛失按櫃金。

華社怕亂救了國陣

雖然「烈火莫熄」浪潮在馬來社會如火如荼地展開,但華裔對這場運動相對冷漠。

當時的華裔選民一來不信任安華;二來對伊斯蘭黨的「伊斯蘭國」、「伊斯蘭刑事法」充滿戒心;三來「烈火莫熄」街頭示威,讓華裔商家聯想到印尼排華事件。

許多華裔對于剛被巫統開除的安華,仍未忘記他大權在握時曾經做過的許多不受歡迎的政策,政府不斷灌輸街頭示威等于社會動蕩的策略也奏效,導致許多商家對「烈火莫熄」運動反感。

與此同時,印尼剛發生獨裁總統蘇哈多被推翻,並發生一系烈排華事件。國陣把「烈火莫熄」政改運動與印尼排華掛勾。許多華裔聚集地區設立大型廣告牌,指稱若國陣倒台就會重演513事件。

華裔對馬哈迪開除安華后採取的穩定經濟措施,也給予肯定。

為了不錯過否決國陣2/3多數席的機會,行動黨冒慘敗的風險加入替陣。果然,行動黨參選44國席86州席,結果只贏得10國11州,而林吉祥、卡巴星及曾敏興三大巨頭,更全部落敗!

次次是巫統有史以來,首次在國陣所佔的席位中少過半數,在148個國席當中,72個馬來選民超過91%的選區,巫統都落敗。

因此,如果有5%至10%支持國陣的選民轉向,國陣政權岌岌可危。所以許多國陣領袖到今天都不得不承認,華裔選民在這場大選中是救了國陣。

敦馬安華決裂 公正黨誕生

安華事源于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馬哈迪與安華在應對策略上出現意見分歧,雙方的矛盾于1998年達到巔峰。1998年5月,在巫統大會上,開始流傳《安華不能當首相的50個理由》一書,涵蓋了對安華的諸多指責,包括性行為不檢點。

1998年9月2日,馬哈迪突然宣佈革除安華副首相和財政部長的職務。遭革職的安華並沒有屈服,在全國各地公開揭發馬哈迪領導下的各種貪污、濫權和朋黨醜聞。

安華所舉辦的每一場演講,都吸引了廣大人群,特別是馬來群眾,激起一項強烈要求改革的人民運動,即「烈火莫熄」運動。

這場運動到9月20日時發展至高峰,當時安華更在國家清真寺號召群眾進行一場聲勢浩大的遊行。當天安華被捕,成為階下囚,其夫人旺阿茲莎繼續推動這場運動。

安華被捕后,在獄中遭當時警察總長拉欣痛毆,成為舉國關注的「黑眼圈事件」。

隨后,公正運動進一步組織化,並在1999年4月4日催生國民公正黨誕生,並與伊斯蘭黨、民主行動黨和人民黨組成替代陣線,參與1999年大選,力撼國陣。

「安華效應」打破「巫統等于馬來人」和「馬來人等于巫統」的傳統神話,造成馬來選票嚴重分裂,但因為此事件成立的國民公正黨,在大選中未能取得亮眼的成績,反而讓伊斯蘭黨成為最大贏家。

【第11屆大選回顧:勢如破竹 阿都拉贏走198國席】

在2004年,國陣在新首相阿都拉領軍之下,迎接第11屆大選。

馬哈迪因受到安華事件導致馬來選票大量流失的打擊,終于在2003年10月31日退位,並由阿都拉接任。阿都拉上任后,開始提倡「文明伊斯蘭教」(Islam Hadhari)的理念。

當國人對馬哈迪的強硬作風逐漸感到厭倦時,阿都拉以清廉形象出現,並推動多項改革,令人耳目一新,其「文明伊斯蘭教」的理念,相比起伊斯蘭黨的「伊斯蘭國」理念,更讓人易于接受。

阿都拉在接棒后,在短短4個月內舉行大選,便以「好好先生」的形象,面對上任最重要的第一場挑戰。

而在這次大選中,國陣所派出的候選人,其中有40%是新人,也更容易讓年輕選民接受。

相比之下,反對黨陣營所組成的「替陣」,又開始出現決裂。伊斯蘭黨在1998年大選取得大勝,也激化了讓黨的伊斯蘭化政策。結果,行動黨以不滿「伊斯蘭國」政策為由,在2011年退出替陣。

作風溫和的伊黨主席法茲諾在2002年逝世,登嘉樓州務大臣哈迪阿旺接任,也令伊黨所走的路線趨向保守。

在安華事件及「烈火莫熄」政治浪潮期間,馬哈迪的強硬獨裁作風,一直是替陣攻擊的對象,隨著馬哈迪卸任,一時之間,替陣的競選課題上失去重心。

國陣取得一場預料不到的狂勝,國席方面,幾乎牢控了將近90%的席位,即在219席中贏得199席,這也是國陣在歷史上,所贏得的最輝煌的一場勝利。所有的內閣部長,都以一面倒的票數過關。州議席方面,所參選的504席中,贏了452席。

單單是巫統,更贏得了108國席,以及300州席。

僅旺姐守住老巢

馬華參選44國和104州,結果贏得31國和76州。最令該黨驚喜的成就,是在馬六甲成功扮演屠龍手,一舉擊敗民主行動黨盤據35年的甲市區國會議席;同時,更攻下行動黨「票倉」的甲市區的兩個州議席,導致行動黨原有的1國4州議席,在大選后僅剩下兩個州議席。

民政黨參選12個國會議席中,贏得其中10席,在31州中贏30席。

至于替陣,上屆大選的大贏家伊斯蘭黨,這次卻慘敗,所競選的84國席及262州席,只贏得6國36州。公正黨方面,只有黨主席旺阿茲莎守住老巢峇東埔,為公正黨保住了元氣。

在登嘉樓州政權的爭奪戰方面,國陣也贏得漂亮,以28席對4席的成績,成功把伊斯蘭教黨壓倒,重新奪下1998年丟失的登嘉樓州政權。

國陣雖然未能贏回吉蘭丹州政權,但已足以讓伊黨捏一把冷汗,在丹州全部45個州議席中,替陣僅贏得24席、國陣得21席,僅以3個多數席執政。

相比起伊斯蘭黨與公正黨,此時已退出替陣的民主行動黨幸運得多。在選票走勢一面倒遍向支持執政黨之際,行動黨贏得12國席及15州,國席方面比1998年大選更多出一席。更重要的是,曾經在1999年爆冷落馬的行動黨強人林吉祥與卡巴星,都在這次大選中捲土重來。

雖然行動黨在本屆的成績並不亮眼,但相比起伊黨及公正黨,行動黨的哀兵策略至少保持不敗的局面。從這點來看,民主行動黨退出替陣是正確的決定。

雖然在議席上,國陣贏得幾乎90%的席位,但若以選票比率來看,國陣在這次大選總共獲得63.8%的選票。

告別敦馬鐵腕 清廉形象受歡迎

國陣會在這次大選狂風掃落葉,不得不提及的是新首相阿都拉效應。

阿都拉一上任后,打出「卓越、輝煌、昌盛」(Cemerlang, Gemilang dan Terbilang)為口號,並提出了清廉施政、透明、加強公共行政效率等要求,社會上普遍洋溢著一片「感覺良好」的氣氛。

當許多人開始對馬哈迪強勢、獨斷的施政開始感到厭倦時,被媒體捧為「清廉先生」的阿都拉,以溫文爾雅、中庸及開明的形象出現,也與馬哈迪的鐵腕作風做出明顯的區分。

馬哈迪在位時,為國家做出最大的貢獻便是在「硬體建設」上,而阿都拉甫上位便高談發展「軟體建設」,即提升公共傳遞系統、改革警隊、打擊貪腐、建立第一級思維等。

其中一項重要的舉措,便是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委員會,檢討警隊效率。對于非土著社區,阿都拉更提出公平對待母語教育,在民間都備受歡迎。在宗教方面,阿都拉則強調「文明伊斯蘭教」的理念,其中庸形象與此時強打「伊斯蘭國、伊斯蘭法」的伊黨,形象強烈對比。

這種種因素,都為阿都拉所領導的國陣,在2004年大選中取得大勝鋪路。

朝野競相伊斯蘭化 火箭退出替陣

1999年大選后出現一個不健康的趨勢,即朝野雙方都競相朝伊斯蘭化發展。

國陣方面,由于伊黨及伊斯蘭政策的壓力,馬哈迪在2001年9月29日在民政黨代表大會上,宣佈大馬已經是個伊斯蘭國。

至于替陣,原本所提出的反對貪污、朋黨、裙帶關係和爭取自由、民主和公正的共同斗爭目標,因為伊黨在替陣內獨大而被伊斯蘭國課題所驕劫。

伊黨因為在1999年大選已成為大贏家、一躍成為國內最大反對黨,時任伊黨主席法茲諾順理成章取代林吉祥,出任國會反對黨領袖,讓該黨開始有自我膨脹的跡象,在伊斯蘭國的課題上,也開始一意孤行起來。

而在替陣的形勢上,除了民主行動黨強烈反對伊斯蘭國,以穆斯林佔多數的國民公正黨及人民黨也難以公開反對伊斯蘭法。

后來,在2001年9月11日美國發生恐怖襲擊事件后,行動黨在9月22日單位宣佈退出替陣。

替陣失去行動黨后,在伊斯蘭國的課題上,更難以很好地制約伊斯蘭化的發展。另一個造成替陣趨向保守的原因,則是法茲諾驟然病逝。

當作風中庸的法茲諾在位之時,伊黨還能保持溫和一面。但法茲諾在2002年6月23日病逝后,伊黨所走的溫和政治路線也嘎然而止。

接任的是署理主席及丁州大臣哈迪阿旺,上任初期,顯然被1999年的大勝沖昏頭,所走的路線極為保守,更不斷高談建立伊斯蘭國。

阿都拉一上台之后,便推出「文明伊斯蘭教」理念,相比起伊斯蘭國,更廣受到選民歡迎。

終于在2004年大選,讓伊斯蘭黨再次嘗到慘敗的苦果。當時的伊黨只贏得7國36州,更痛失登州政權。

【第12屆大選回顧:反對黨掀海嘯 一舉奪5州】

以清廉及改革形象上台的阿都拉,在2008年3月8日迎來他領軍所面對的第二場大選。阿都拉曾經在2004年大選率領國陣贏得史上空前的狂勝,許多國陣領袖根本沒有想到,國陣也有面對重挫的一天。

而從2004年至2008年的短短4年,國內發生多起重大事件,牽動我國政局的發展。

其一是已被囚禁6年的前副首相安華獲釋,並且在人民公正黨、伊斯蘭黨及民主行動黨之間,扮演著穿針引線的角色。雖然安華在這個時候,因為法律的限制尚未獲得參選資格,但其魅力性領導方式,在各自為政的反對黨中,起著不可忽視的作用。

替陣自行動黨退出而名存實亡以來,各反對黨此時尚未組成另一個陣線,以面對大選,但三黨至少取得基本共識,便是避免三角戰,以一對一方式直接對壘國陣。

阿都拉的另一個危機,是前首相敦馬哈迪公開唱反調。阿都拉是馬哈迪欽點下,才獲得機會接掌大權,但是阿都拉在接棒之后,屢次乖離馬哈迪所定下的發展路線,將馬哈迪之前定下的許多政策推翻,包括腰斬新柔景觀彎橋、雙軌火車計劃、撤換普騰首席執行員東姑馬哈里爾、甚至在人權問題上,馬哈迪的對頭安華,也是在阿都拉任期內,獲聯邦法院推翻其雞姦罪而將他釋放。

馬哈迪不斷攻擊阿都拉后,終于在2008年5月19日宣佈退出巫統,以迫使阿都拉下台,卻未能帶動黨員的集體退黨潮,但后果卻在接下來的大選彰顯出來。

除此之外,「林甘短片」的曝光,指控著名律師林甘和前首相馬哈迪等政商領袖,操縱法官委任和擢升的醜聞,引起各界嘩然。這起醜聞也引起2000余多律師遊行,要求政府對此事展開撤查。

否決國陣2/3優勢

興權會在不滿政府忽視印裔權益被侵害,策動大型示威;淨選盟也提出公平選舉訴求,號召另一場大規模示威。而阿都拉在應對這些危機時,展現其優柔寡斷的弱點。

雖然各種危機及政治事件紛至沓來,但許多國陣領袖此時仍沉醉在上一屆大選狂勝的美夢,未察覺政治大海嘯即將到來。

阿都拉領導下第二次大選,大馬政治版圖變色,國陣雖然成功再度執政,但遇到空前重挫,不但無法重奪吉蘭丹政權,痛失檳、吉、霹、雪4州,在222個國會議席中只贏得140個,史無前例地被否決國會2/3議席的優勢,巫統黨內不滿聲浪漸大,促使了阿都拉同意提早交棒。

2008年大選成績出爐,國陣繼續執政,贏得131個國會議席,但失去2/3優勢,同時失去檳州、霹靂、吉打及雪蘭莪州政權。

由民主行動黨、伊黨及人民公正黨3個反對黨贏得82個國會議席,除奪下檳、霹、吉、雪4州政權外,也成功保住吉蘭丹州政權。反對黨在檳州奪下29席,國陣只取11席;吉打攻下22席州席,國陣14席;丹州反對黨有39席,國陣5席。

反對黨也在霹州奪下31席,超過一半,宣佈奪下霹州執政權。

國陣保住玻璃市、馬六甲、森美蘭、登嘉樓、彭亨和沙巴政權。本屆大選,砂州並沒舉行州議席選舉。

在雪州56個州席中,國陣只保住25席,反對黨奪31席。截至凌晨3時,雪州仍有39個州議席及17個國會議席成績未宣佈。

反觀馬六甲,國陣未受反風吹倒,在28個州席中穩保23席,反對黨只有5席。國席方面,國陣和反對黨是5對1。柔州州席是50席對反對黨的6席;森州是21席對15席。

直轄區國陣只保住斯迪亞旺沙國席,另10席輸完;兩個直轄區即布城和納閩則未落在反對黨手中。在東馬,國陣在砂拉越和沙巴州穩如泰山,砂拉越國陣保住29席國席,反對黨1席。沙巴州國陣主席拿督慕沙阿曼宣布續掌政。

今屆大選成績,重演國陣在1969年全國大選中的滑鐵盧局面,由于成績出人意表,多個國州選區因為候選人得票相近,一再被迫重算,成績遲遲無法出爐。

部長方面,巫統婦女組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莎麗扎,以及新聞部長拿督斯里再努丁也吃敗仗,莎麗扎是輸給安華長女努魯依莎。

民聯成立 安華東山再起

人民公正黨、民主行動黨與伊斯蘭黨在面對第12屆大選時,尚未組成正式的聯盟,而是以鬆散的合作方式迎戰國陣,結果一場政治大海嘯,讓3黨都各有斬獲,在國席上分別贏得31席、28席及23席。

更重要的是,3黨共同贏得雪蘭莪、霹靂、檳城、吉打和吉蘭丹5州政權,為了更有效地共治5州,3黨決定以聯盟形式出發。

于是在大選后的短短一個月內,3黨便在4月1日宣佈組成人民聯盟,在這個組織內三黨平起平坐。

三個反對黨模仿國陣的模式,成功使各自的支持者也支持同一陣營的友黨候選人,這比1999年的鬆散的替代陣線更進一步。就組織而言,民聯的成立,使我國有了更具體的兩線制雛形。

308大選時,安華尚未恢復競選資格,但這並不能阻止安華東山再起。

終于在同年7月31日,當安華重新獲得參選權利后,其妻子旺阿茲莎馬上辭去峇東埔國會議員職位,為安華重返政壇鋪路,安華也順利在8月26日這天,重新出任這個闊別將近10年國會議員職位,並在民聯3黨共同推舉下,出任國會反對黨領袖。

內外交迫 阿都拉交棒

阿都拉在2008年全國大選前,其施政已面對「林甘短片」、肅貪不力、物價高漲、治安敗壞的議題連環沖擊,已經讓他的形象大受打擊。

308政治海嘯選后,他在國陣和巫統的權勢更受侵蝕,阿都拉可說是陷入內外交迫的局面。

阿都拉在308后面對的第一項挑戰不是來自政黨,而是馬來統治者拒絕他提名的玻璃市和登嘉樓州務大臣人選,造成巫統與馬來統治者關係陷冰點。

接著,他在3月18日公佈的內閣陣容,竟有兩名國陣國會議員拒絕受命。

在巫統內部要求阿都拉退位的呼聲更是不絕于耳。其中,以前首相馬哈迪及巫統副主席慕尤丁為首的保守派領袖不斷向阿都拉開炮,施壓要求阿都拉退位。

終于,阿都拉在2008年7月宣佈,與納吉達致移交權力協議,以在2010年6月交棒。但以慕尤丁為首的巫統領袖繼續開炮,逼使提前將首相棒子交給納吉。

2009年4月3日,納吉正式接任,成為大馬第6任首相,同一天,更提出「一個馬來西亞」的口號,大馬政壇進入納吉時代。

来源:“AI头条”面子书专页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转载]马来西亚历届大选回顾(第1届至第12届)

留个言交流下吧!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