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丹楓說政之《五鬼运财,窃国8000亿》系列

(此文为转载文章)
代罪羔羊谋财害命,谁是幕后黑手?

很多朋友告诉我,他们阅读过很多我所写的网络传政文章,偏偏就是找不到我最初撰写的《五鬼运财窃国8000亿》。

《五鬼运财窃国8000亿》可以说是一篇标志性的文章,它是我继《那鸡吃了一粒糖,输掉全世界》之后的第二篇作品,也是第一篇以开讲方式传政的文章。自有其特殊的意义。

这两个月里,我重新整理不少旧稿,《五鬼运财》是我决定要重新开讲的文章之一。今天,我将以全新整理的方式,为大家呈献这篇揭秘文章。与大家重温故事,看看窃国大鳄马哈迪,是如何通过五鬼运财的手法,将国库掏空,把公款变成私人财产。

进入正题之前,我很有兴趣跟大家探讨,何谓《五鬼运财》?很多人都知道或听过《五鬼运财》这个名词,却不知道它的含义是什么。

我们先从玄学的角度来看:鬼是神话传说中的《兵》、《卒》。就相当于现在做事的工人一样,叫《鬼》!

鬼都有分工不同的,比如说:黑白鬼(无常)专门管勾魂,或还魂!五鬼是专门劫财或送财的。他们的名字叫《金鬼、木鬼、水鬼、土鬼、火鬼。》他们掌管所有人的《财富》!财富包括有喜、怒、悲、哀、财、禄、福、寿。

所以在玄学上,《五鬼》代表着《五行》,暗藏着天地玄机的道理。
从民间传说来看,《五鬼》的含义却有所不同。
民间关于五鬼的说法有很多种,传说五鬼:即瘟神,又称五瘟,其中春瘟张元伯、夏瘟刘元达、秋瘟赵公明、冬瘟钟士贵、总管中瘟史文业。

数术中的五鬼运财大致上分为两种,一种是符咒类,依靠法术来驱使五鬼来运财,还有一种就是风水里面特指的某一中格局,也叫五鬼运财。

符咒类的五鬼运财大多也是道听途说,没见谁真的实践过,按照法术高深的人来说,《五鬼运财术》没有什么理论,完全是异术。其中做法也有好几种,不是只有特定的一种。

由于《五鬼运财术》属阴属邪,祭祀用《办桌》供奉菜饭及烧冥纸的方式请鬼,施法的法师以后不会有好结果,待其年老法力衰弱时五鬼就会来找他算财。

求财者就是有财了以后也守不住,也许家庭会发生风波,因为五鬼当时是在法师恩威兼施的压力下搬运来的,一旦五鬼改变心意后,就会对求财者兴风作浪,带来灾厄。故此,有人管此法叫五鬼搬运数。

我们言归正传。

1983年6月18日,香港警方在新界一处香蕉园里发现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的身上,没有身份证,没有钱包,没有任何资料,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为什么会死在那个平时很少人经过的香蕉园。

警方只从他的裤袋里,找到一枚硬币。
那是一枚马来西亚的硬币。

24小时之后,警方才从这枚硬币的线索,抽丝剥茧,找出他的真实身份。
他原来就是两天前被同事报案,指他失踪了的大马商人。

他的名字叫做加里尔伊布拉欣(Jalil Ibrahim)。他的身份,是马来西亚土著银行(Bank Bumiputra Malaysia Bhd,简称 BBMB,现已不存在,90年代被Bank of Commerce并吞,变成了今天的CIMB )的高级助理总经理。

香港警方原本以为这只是一宗普通的命案,可能又是一起谋财害命案。直到警方找到加里尔的日记,和一封来不及寄出去给他妻子的信函之后,警方才开始意识到,这宗命案背后可能隐藏着一个大秘密!

一个足以牵动国际金融业神经,内情错综复杂的秘密!

从他的日记和信件所透露的消息,警方开始怀疑,死者可能是奉命私下调查,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丑闻秘密,有关的丑闻秘密可能会为他自己、他服务的银行、甚至是他的国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他可能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因此写了一封信准备将秘密告诉他在马来西亚国内的妻子。

信中,他详细说出了他对某一件交易的看法,他认为那是错的,可是他却无法阻止它发生而感到心灰意冷。

他在信中还告诉妻子,他刚刚以香港土著金融(Bumiputra Malaysia Finance Bhd,简称 BMF)副总经理的身份,阻止了一笔400万美元的贷款发放出去。

马来西亚土著金融BMF在香港的中文名称,是《裕民财务有限公司》。

由于信件来不及寄出去,警方怀疑加里尔是在当天就被人掳走,到荒郊杀害。巧的是,就在他的尸体被发现的 6 月 18 日当天,那笔曾被他极力阻止发放的 400 万美元贷款,成功发放出去了。。。。

简单的说,加里尔正准备揭发一宗世纪大丑闻,但是他来不及揭发真相,就已经被灭口了!

他是因为知道得太多了而被杀的。但是,他到底知道了什么?真相可怕到什么程度?可怕到足以令他赔上一条大好前途的生命?
这些,就是香港警方所要调查的重点。

警方从加里尔的出入境记录中发现,加里尔原来早在1982年11月便被大马土著银行母公司秘密派遣来港,主要是为了调查一系列批核程序有很大疑窦的贷款问题。

经过国际警察的配合调查,进一步发现,马来西亚土著银行设在香港的子公司土著金融,在短短一年之内,连续发放巨额贷款给几家有关联的公司,款项总额高达马币 25 亿!

香港土著金融丑闻,是大马建国有史以来最大宗的财经欺诈案!25 亿,在当年是一个惊人的天文数字!

这些涉嫌欺诈土著金融 25 亿巨款的公司,它们的幕后老板,都是同一个人:陈松青。

陈松青是马来西亚人,拥有新加坡国籍;原本在新加坡担任土木工程师,由于经营不当,在新加坡破产。

1972 年,37 岁的陈松青以一张有效期 3 个月的签证前往香港,在地产商钟正文的益大集团担任项目经理。

1975 年,陈松青成立独资的地产公司。正好搭上香港地产经纪起飞的好景,令他赚取了第一桶金。

1978 年,陈松青与钟正文合作,成立《佳宁控股集团(Carrian Investment Limited)》,并相续成立了许多空壳子公司和有关联的公司,迅速发展起来。

据说,陈松青和大马土著银行当年的董事主席东姑拉沙里、马华总会长李三春,还有不少大马政界重量级人物过从甚密。

70年代末期,陈松青高调收购香港上市公司《美汉》,易名为《佳宁置业有限公司》,又以 10 亿港元向香港怡和集团收购香港最值钱的房地产之一《金门大厦》,易名为《佳宁中心》。

当年香港传媒大肆报道,可是始终没人知道佳宁的资金来源和幕后人物的背景。陈松青因此被香港媒体称为《神秘大亨》。

收购金门大厦才短短 6 个月,佳宁就将金门大厦整体以 16 亿 8 千万港元的代价出售,赚取毛利 6 亿 8 千万!而佳宁的股价也在短短 9 个月内,从 6 港元飙升到 15.4 港元。上涨了250%!

1983 年,随着加里尔命案发生,警方严密调查之下,所有的秘密被一一解码。就在加里尔命案发生后的 3 个多月,即同年 10 月 2 日,陈松青被捕,1994 年被控欺诈罪,1996 年罪名成立,被判入狱 3 年。

由于陈松青的财经诈骗手法被一些不法者模仿,对股市投资者构成莫大影响,香港政府后来不得不修改法令,杜绝类似的犯案手法。

那么,陈松青是如何搭上土著金融这条财路的?土著银行为什么会信任陈松青,甚至在贷款条约都还没签好的情况之下就发放巨额款项给陈松青?

这起涉及 25 亿的金融丑闻,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巫统朋党后来从土着金融丑闻中学习到了什么经验?他们又如何从土著金融丑闻的经验里学懂了《五鬼搬运大法》,用短短 20 年的时间,陆陆续续将国库掏空,将高达8千亿的国家财产搬到国外去占为己有?

被谋杀的香港土着金融副总经理加里尔;其实是马来族群中少见的精英分子。

他来自马六甲,是一位高材生,求学时代就很喜欢数学及理科。不像其他马来贵族子弟不学无术;加里尔勤奋好学,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取好成绩,到纽西兰基督城大学留学,考取会计学学位文凭。

1971 年学成归来,曾当过短暂的教师;1974 年加入土著银行担任内部稽查师。由于勤奋及忠于工作,加里尔晋升迅速,1978 年已经升任土著银行稽查部经理。

1980 年,加里尔获得土著银行奖学金,赴瑞士 Imede 大学继续深造,并考取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82 年学成归来,晋升为土著银行助理行政总经理。随即因为香港子公司土著金融出现贷款程序舞弊疑云,而被派往香港调查内幕。没有想到,就这样白白葬送生命。

加里尔的妻子罗斯娜维 Rosnawi 是马大毕业生,任职教师,两人育有 4 个孩子。加里尔遇害的时候,他们的长子 Ruzail Fitri 只有 8 岁,次子 Razman 6岁,女儿 Ros Anita 3 岁,幼子 Ahman Razlan 只有6个月大。

如今加里尔的四个孩子都已成材,在土著银行的照顾之下,4个孩子皆已大学毕业,并且已经成家立室。加里尔如果还在世,已经做公公了。

熟悉加里尔的朋友,都为他感到可惜;因为他正直无私,忠于职守,对贪污舞弊行为绝不妥协,结果葬送了大好前途和生命。如果当时他选择同流合污,今天的他又会是怎样的呢?

人生不能假设,也无法重来。但是,因为他的死,而令到香港土著金融丑闻得以曝光,让玩弄权术和贪赃枉法之徒落网,他的死,不是没有价值的。

当初到加里尔下榻的香港丽晶酒店约见加里尔,并且下手将他杀害的凶手,后来查出是大马巴生商人麦福生。他在香港落网,经审讯确定罪名成立,判处死刑。但是因为香港已经废除死刑,因此改为终生监禁。

终生监禁的刑期为 20 年,经过假期的七除八扣之后,他只服刑 13 年便刑满出狱。据说如今他在槟城经商。

当年涉案的佳宁集团总裁陈松青,香港土著金融主席罗连奥斯曼,董事拿督莫哈末山苏丁,高级总经理莱斯沙尼曼,总经理伊不拉欣查化和助理总经理亨利陈,全部因为涉案而被捕,被检控。有些坐牢,有些无罪释放。

其中罗连奥斯曼潜逃到英国伦敦,因为抗拒被遣送到香港面对审判而申请人身保护令,一拖就是7年,最后引渡到香港受审,判处入狱一年。由于案情错综复杂,司法程序旷日持久,单是司法开销就高达 2.2 亿港币。

这里想跟大家讨论一下:
如果你是一家商业集团分公司的高职,当你发现从你的最高上司,到你的总经理,全部都是贪污滥权,自私自利的小人,你会怎么做?
如果你是加里尔,你会怎样做?

你会:
(1)选择向总公司举报他们,但是会面临杀身之祸;
(2)选择保持缄默,明哲保身;
(3)选择跟他们同流合污,不拿白不拿;
(4)选择离开公司,另谋高就。

如果你是加里尔,你会选择那一项?

这关系到国家的前途;就像我问你,如果你明明知道国阵贪污滥权,蛮横专制,不断监守自盗,将国库掏空;你会怎么做?

你会:
(1)选择与强权对抗,敢于表达不满,面对警察恶势力逮捕你、给你安插谋反罪名,依然勇往直前,无怨无悔。

(2)选择缄默,明哲保身,不认同也不反对,得过且过。

(3)选择跟国阵同流合污,不贪白不贪,有机会也要跟他们一样大发国家财。

(4)选择移民到海外,没眼看。

你会选那一项?

香港土著金融丑闻弊案看似已经落幕,但是,真相是否真的如我们表面看到的?更大的疑问是:幕后真凶到底是谁?这么大笔的贷款,25亿马币,到底是谁批准贷出去的?幕后黑手是谁?

为了彻查土著金融丑闻,大马政府当局在1986年成立一个特别听证会。由前任国家总稽查长丹斯里阿末诺丁(Ahmad Nordin)、徐万寿(Chooi Mun Shou)、蓝利伊布拉欣(Ramli Ibrahim)联合组成。

但是这个听证会的权限是受到限制的,不像皇家调查委员会那样比较有调查的实权。他们只能根据当局提供的资料来查证,他们可以传召土著金融、土著银行的相关人士到来举行听证,但是,就算证人不肯合作透露实情,他们也是无可奈何的。

简单的说,这个所谓的《听证会》,根本只是当局为了对外界有所交代而设立的,调查真相,并不是重点。

阿末诺丁三人,花了两年时间工作之后,写出一份厚达 6 千页的《裕民调查报告书》,这份报告书,当局只印刷两千份,公开发售给公众人士,每份报告售价 RM250.00.

阿末诺丁在报告中明确指出:虽然委员会是被委任调查此事,但是除了几位土著银行职员以外,委员会无法获得土著金融董事部的充分合作。

但是,报告也明确说明,香港土著金融(Bumiputera Malaysia Finance,简称BMF,在香港被称为《裕民财务公司》)和佳宁集团,私底下是有很多《预订计划》的;就是说,裕民财务公司和佳宁集团,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整体的计划看似复杂,事实上很简单:这是一个洗钱的计谋!

1979 年,土著银行在将第一批 30 亿马币的资金注入香港土著金融,土著金融借助佳宁集团总裁陈松青为代理人,运用这笔钱去赚取更多金钱,然后进入私人口袋,连本带利吃到光光!

所幸当年,巫统朋党的《五鬼运财计划》运用起来还不够熟练,出现很多破绽,加上当年巫统内幕暗流汹涌,马哈迪上台与慕沙组成 2M 政府之后,党内的皇族势力极为不满;新一轮的党争正在酝酿成形中。

根据熟知巫统历史人士透露,70年代当敦拉萨忽然病逝伦敦,胡申翁上台接任首相之际;曾经在挑选副手人选方面伤脑筋。

当年巫统党内票选第一副主席,是东姑拉沙里;马哈迪只是排名第三。

后来据说内部达成协议,因为马哈迪是敦拉萨非常具重的人才,当年马哈迪被东姑阿都拉曼开除出巫统之后,敦拉萨上台不久就将马哈迪重新恢复党籍;因此胡申翁决定提拔马哈迪担任副首相;但是为了安抚保皇派,内部达致的协议是一旦胡申翁退位,马哈迪接任首相,就会安排东姑拉沙里出任副首相。

谁知道当马哈迪上台,大权在握后,却不按照君子协议提拔东姑拉沙里,而是直接挑选第二高票副主席慕沙希淡出任副首相。

这一来,以东姑拉沙里为首的保皇派大为不悦,于是在 1981 年的巫统代表大会上,宣布与慕沙希淡竞选党署理主席;但是由于慕沙希淡得到马哈迪支持,投票结果,慕沙以微弱多数票胜出。

1984 年,东姑拉沙里卷土重来,继续挑战慕沙,再次落败。

1985 年,因为发生默马里事件,副首相兼任内政部长的慕沙违反了马哈迪的意愿,两人的关系开始趋向恶劣;渐行渐远。

1986 年,平地一声雷,慕沙希淡忽然宣布辞去副首相及内政部长职位,只保留党署理主席。

马哈迪为了应变,找来了嘉化峇峇当任临时副首相;而原本敌对的慕沙和东姑拉沙里却开始结盟,在1987 年联手挑战马哈迪和嘉化峇峇。出人意表的,是东姑挑战马哈迪的党主席大位,慕沙对垒嘉化峇峇。由于时任彭亨州务大臣的纳吉,原本被认为是东姑拉沙里领导的B队支持者,最后一分钟临阵倒戈,宣布支持马哈迪的A队;最后东姑拉沙里一微差的43票落败,马哈迪惊险保住了党主席宝座。

以上有关巫统党争的演变时,跟土着金融丑闻有关系么吗?
当然大有关系。

从听证会主席丹斯里阿末诺丁在调查报告书里所说:发生在土著金融的丑闻事件,只不过是《冰山一角》(The tip of the iceberg)就可以看出端倪。

阿末诺丁在报告书中直接挑明:土著金融后面,有更大的黑手。而这个黑手是不可触碰、不可言喻、不可调查的,整个事件,就是由幕后黑手操控,所有被调查、被定罪的,几乎都只是代罪羔羊!

但是阿末诺丁的报告书,却令政府,尤其是马哈迪震怒,马哈迪极度不满阿末诺丁的调查报告,不但否认幕后黑手的说法,更斥责阿末诺丁,指他与反对党勾结,抹黑他的政府。

那么,那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五鬼强势运作,人民钱财扫入朋党口袋

巫统80年代党争的演变,跟土著金融丑闻有关系吗?
当然大有关系。

在深入探讨巫统与土著金融丑闻的瓜葛之前,有必要让大家好好认识这个人:东姑拉沙里。

东姑拉沙里生于1937年,现年74岁。他在巫统推行新经济政策的计划里,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如果说,敦拉萨是新经济政策的总舵手;那么,东姑拉沙里就是总执行长CEO。

或许年轻的朋友并不知道,其实国家企业控股(Perbadanan Nasional Berhad,简称Pernas),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 Bhd),国库控股(Khazana Bhd),马来亚银行(Malayan banking corporation,现已改名Maybank)和土著银行(Bank Bumiputera Malaysia Bhd),都是由东姑拉沙里负责创立,并且担任执行主席。

另外,由于大马独立。英资撤走不在少数,原本由英国人创办并掌控的许多企业,比如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森那美(Sime Darby),牙直利集团(Guthrie)等等,如何由英资转为国家企业,这些工作都是由东姑拉沙里一手策划进行。

可以说,东姑拉沙里是60年代和70年代大马经济发展的总策划师。

东姑拉沙里是吉兰丹王子,他天资聪颖,在霹雳江沙马来学院毕业后负笈英伦,在林肯学院修读法律,取得荣誉学位后返回大马;进入商界发展。

由于在商界表现标青,因此受到当年的正副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和敦拉萨青睐,将他招揽入巫统。

东姑拉沙里1962年加入巫统,同年获选为乌鲁吉兰丹(如今的话望生Gua Musang)区会主席。1967年晋升为巫统吉兰丹州联委会主席。

1964年他在国会选举中击败回教党主席拿督阿斯里,中选为话望生国会议员,直到今天,已经担任国会议员长达37年。

1974年,东姑拉沙里被敦拉萨招揽入阁,接替敦陈修信,出任财政部长,直到1984年改任贸易及工业部长。

1987年巫统爆发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党争,由马哈迪领导,成员包括嘉化峇峇和安华的当权派A队,面对东姑拉沙里,慕沙希淡和阿都拉巴达威领导的挑战派B队正面交锋,双方势力平分秋色,谁都没有必胜把握。

就在投票前夕,当年的巫青团长候选人纳吉忽然临阵倒戈,宣布支持马哈迪领导的A队。至使东姑拉沙里以43票微差落败。来回只差22票。

落败之后的东姑拉沙里,也丢掉了贸工部长的内阁官职;此后10年,他和马哈迪的关系,形同水火。

如果当年不是纳吉临阵倒戈,马哈迪势必倒台,今天大马的政局,也许完全不一样了。

当然,历史是不可能改变的,绝对不是通过篡改教科书,就可以将历史真相抹杀。

言归正传,大家了解了东姑拉沙里的背景之后,我们讲回土著金融丑闻。
丑闻是怎样发生的?它的源头来自哪里?

前面已经跟大家说过;土著银行和国家石油公司是东姑拉沙里在敦拉萨的授意之下一手创办的。即使在1974年东姑拉沙里被委任为财政部长,敦拉萨仍然要求他兼任土著银行,国家石油公司和国家企业公司的执行主席。

一直到1980年左右,东姑拉沙里才放弃土著银行执行主席职。

70年代推行的新经济政策,要怎么执行?姑里显然有他的一套方式。

在当年,国家企业Pernas的资金来自国库;而土著银行的资金来源,则是来自国家石油公司。

土著银行成立的宗旨,是帮助土著经商,提供免息贷款给土著做生意。

国家石油公司在胡申翁和马哈迪政府时代,每年规定必须贡献20亿至30亿左右的股息给政府,其余的利润则上缴国库。

而在那个时代,为了扶持土著银行,当局规定,国家石油必须每个月存入5千万马币到土著银行的户头。至于这每月5千万的现金是否纯粹存款,还是无息贷款,不得而知。

土著银行成立初期,最高决策层缺乏管理金融体系的经验,在国内面对许多商业银行的竞争,无法取得漂亮的业绩,空有大把钱,却无法通过各种投资来钱生钱。

加上只做小型商业贷款给土着做生意,往往贷出去的钱无法回收,土著小商人拿到贷款,往往任意挥霍,花光了钱,生意又没做到,如何还钱?

几年下来,土著银行的业绩表现普通。

1978年的时候,据说,当年的佳宁集团主席陈松青,通过管道认识了马华总会长李三春。

陈松青能言善道,令当时的李三春相信他确实是商业奇才,又相信他所说的。香港地产正在蓬勃发展,市场一片好景。

陈松青力劝李三春穿针引线,让大马资金进入香港楼市,趁机会搭上香港经济发展的列车。

由于李三春和东姑拉沙里交情甚笃;于是将陈松青引荐给了姑里。

这就是为什么当香港土著金融丑闻爆发后,李三春忽然宣布退隐政坛。两者之间外表看来似乎没有瓜葛,即便李三春不完全是因为土着金融丑闻而下台,但这也可能是其中一个因素。

1981年,巫统中央党领导层改选,胡申翁刚刚退位由马哈迪在无对手的情况下中选位党主席,署理主席则由慕沙希淡对垒东姑拉沙里。

当年李三春公开支持也是财政部长的姑里。

当年政坛盛传,李三春认为姑里必胜,所以每次和几个好友聚餐,美酒高歌之际,李三春借着酒意,不只一次豪言,戏称姑里必胜。

他甚至表示如果有人敢跟他打赌,他买姑里胜选,如果姑里选输的话,他就将自己的阳具割下来喂鸡!

很不幸的,李三春的酒后戏言传到慕沙希淡的耳中,偏偏姑里又不争气输掉了。于是这个成了慕沙希淡的把柄,每次内阁会议,慕沙见到李三春,总爱喻揶他:丹斯里,你几时割下阳具喂鸡?

也因此慕沙和李三春之间有了心结。

当香港土著金融丑闻爆发,由于李三春是陈松青向土著金融贷款的牵线人,在副首相兼内政部长的慕沙步步进迫之下,李三春唯有黯然引退,从此避谈马华事。

而由于李三春忽然引退而引起马华前所未有的激烈党争,梁陈两派斗得死去活来的事件,则不在本文讨论范围。

当年,就在陈松青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姑里将投资眼光放到香港之际。根据内幕消息指出,姑里指示土著银行到香港成立土著金融分行。也就是香港人所熟悉的《裕民财务公司》。

当时由于国油每个月提供5千万资金,土银现金充裕,第一笔拨给香港土著金融的周转现金,就高达30亿马币!

按照当年大马政府的标准作业,涉及这么大宗的现金转移,土银的执行总裁纳瓦威博士和董事部成员是不能在政府不知情的情况下拨出的,即便是东姑拉沙里身为财政部长也不能,必须知会首相。

所以,香港土著金融事件,马哈迪,姑里等人,都是知情的。
在当时,香港土著金融被土银选为外汇交易和外汇市场操作的执行处。

昨天说过,土著金融丑闻听证会主席丹斯里阿末诺丁在报告书中指出,香港土著金融和佳宁集团是早有《预定计划》的。他们的预定计划,就是趁着香港地产和股价飙升时《利用土著金融的钱在香港赚钱》。

这个赚钱计划,分成三个阶段进行。

第一个阶段,是由佳宁集团动用土著金融的2亿美金(相等于马币5亿),收购香港上市公司《美汉》(Mai Hon Enterprise Ltd),易名为佳宁置业有限公司(Carrian Investment Limited):但是却在短短半年内,以2亿5千万美元的价格,卖给大马人拥有的公司!

一来一往之间,陈松青就赚了5千万美金!

接着进行的第二阶段,是由佳宁动用土著金融提供的资金,以2亿5千万美元收购香港维达航运有限公司(Grand Marine Holding Linited),然后,以5亿8千万美元将公司出售给大马人拥有的公司。

一来一往之间,陈松青又赚了3亿3千万美金!

再然后,陈松青又利用土著金融提供的贷款,以2亿5千万美元的价格收购香港最高级的大厦之一《金门大厦》,然后又以3亿美金的代价转卖给大马政府。

更离奇的是,原本收购金门大厦只需2亿5千万美元,可是土著金融竟然批准拨出2亿9千2百万美金!多出来的4千2百万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还有更离奇的,是大马政府完全否认有购买维达航运,金门大厦和美汉公司这回事!

那么,这些公司到底最后落在谁的手上?

根据资料,直到丑闻爆发时,这些公司还是在佳宁集团名下。

也就是说,陈松青用土著金融的钱收购上述3家公司之后,不但没有完成脱售手续,土著金融又额外支付巨额买价给佳宁。

比如收购金门大厦,土著金融实际贷给佳宁的,是2亿9千2百万美金,接着又再花3亿美金向佳宁《收购金门大厦》,前后支付了5亿9千2百万美金,而金门大厦却还在佳宁的手里!

这是一个怎样离谱的交易?最后这些钱又去了哪里?

没有人知道。答案就是一个谜。

还有更糟糕的,是佳宁集团所成立的许多子公司,专门用来收取土著金融巨额贷款,全部都是注册资本只有两元的空壳公司!

当丑闻即将爆发前夕,佳宁集团已经向香港证卷委员会申报指公司面对财务危机,这使得佳宁股价暴跌。佳宁的债权银行在1982年10月入禀香港法院寻求清盘令。

离谱的事继续发生。
就在佳宁于1982年10月26日宣布面临《暂时性》周转困境的时候,3天后,土著金融继续发放一笔3千20万美金的款项给佳宁。

这是完全违反金融业标准作业的。
一般上,如果银行发现客户面对还债危机时,银行绝对不可能继续发放新的款项,反而会紧缩银根,加紧催债。

土著金融明知佳宁财务陷入困境,贷给它的20多亿马币,很可能变成呆账了,为什么还继续发放贷款?

也就是因为这样,终于惊动了大马母公司土著银行。

从这里,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明确的讯息,就是:当初土著银行发放30亿现金给香港土著金融,与陈松青合作在股市和房地产赚钱的事情,马哈迪,姑里和集团总裁纳华威博士是知情的。

可是,当钱到了香港之后,香港土著金融和陈松青之间进行的交易详情,如何偷龙转凤,以五鬼搬运手法将30亿现金陆续掏空,这一点,马哈迪,姑里和纳华威博士,知不知情?

我认为,至少纳华威博士心中是充满疑窦的。否则他也不会委派加里尔到香港调查真相了。

一个月后,土著金融又向佳宁发放多一笔4千万美金的款项。

1983年5月,佳宁手头上可以拿来抵押再抵押的产业,已经没有了。于是佳宁提出将美国一块土地,以7千6百万的价值抵押给土著金融,换取相同数额的附加贷款。

83年6月,加里尔受命前往美国调查佳宁所说的那块土地,邀请了着名的地产估价师进行估价,发现那只是一块位于贫民窟的荒地,价值最多只值3千万美元,与佳宁宣称的7千6百万美元,相差甚远。

加里尔回到香港之后,以电话通知大马土银的顶头上司,跟着他以副总经理的身份,阻止分批发放的贷款继续流入佳宁。他亲自阻止一笔将要在6月18日发放的4百万美元贷款。

但是6月17日他就在酒店客房里失踪,隔天他的尸体被发现遗弃在新界一片少有人烟的香蕉园。

而他所阻止的那笔4百万美元贷款,如期在6月18日发放给佳宁。。。。

香港土著金融丑闻已经过去29年,很多涉案者已经落网,最大的《首脑》,香港土着金融执行主席罗连奥斯曼也已经在去年9月病逝伦敦。整起案件看似已经落幕,但真正的幕后黑手,所有人都相信,迄今仍然逍遥法外。

就像听证会主席丹斯里阿末诺丁在报告书中写的:他们敢于如此明目张胆,胆大妄为,将公家的钱洗进私人口袋;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幕后还有更强大的黑手在操控,他们必然有其他议程!

至于《其他议程》是什么?没有人知道,除了当事人。

如果不是因为巫统爆发党争,姑里和马哈迪针锋相对,我想,香港土著金融丑闻就可能不会爆发,而是会像许多更大更丑陋的案件一样,被扫进毛毯底下了。

就在1987年巫统党争落幕,马哈迪彻底清除了党内的异己之后。真正的《五鬼运财大法》开始了源源不绝的输送运作,直到1997年经济风暴为止,国库里被搬走的钱财不计其数。所使用的方法,其实与香港土著金融大同小异。

他们都会通过在海外设立投资公司,将国库的钱财发放给这些投资公司,有些涉及的款项是几千万,有些则高达数十亿,甚至过百亿!

这些投资公司,大多数都以亏本告终,亏完了几亿,几十亿之后,只需申请清盘,国库的钱就血本无归。至于是不是真的亏光了,还是暗地里被安排运走了,这个没有人知道,当然,也不会有人敢去查—–除非你嫌活得不耐烦了!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土著银行在土著金融丑闻之后持续亏损;两度需要政府从国油搬钱来救;两次救亡行动,就用掉国油100亿的资金!
土银亏损的钱,亏去了哪里?

1990年,国家石油公司因为发展需要,原有的吉隆坡《大地宏图》大厦(Dayabumi)已经不敷使用;国油在寻找着更适合建造总部大厦的新地点。

原本已经找到一片位于安邦帝国大厦(Imperial Tower)后面的空地;但是老马否决了这项建议。

由于当年的吉隆坡赛马场处于市中心,每逢赛马日,吉隆坡必出现严重塞车情况,搬迁已是势在必行。

老马建议国油就在这块马场宝地兴建新的行政大楼。
当年这块地皮的估价,是马币3千万。

但是老马指定国油不能直接跟赛马公会买地。
赛马公会以3千万的价格,卖给老马指定的一家土着朋党公司;然后,这家公司已以6千万的价格转卖给国油!

而且,国油只能乖乖从命掏钱,不能过问为什么!
从这里,你就可以看出,国阵朋党是如何运用伎俩赚取暴利。

所以当你看到国家稽查报告出来,指说望眼镜,马匹,国防开支,各种用品配备价格离谱,而贪污局的说法竟然是《不是贪污,只是买贵了》的时候,你就可以明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我的标题虽然写着《五鬼运财窃国8千亿》,但实际上,马来西亚人民的钱财,在过去20多年里,被巫统朋党,和无人敢碰的黑手,以各种巧立名目的方法窃走的,岂止8千亿?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公布的数目字;从2000年到2008年,短短8年内,从大马流到海外去的钱,就高达8880亿!这些钱,很多是无从追查的。

那么,从1987年过后,到2000年,被神秘黑手运走的大马人民血汗钱,又有多少?你能想象吗?

这里,列出一小部分相当机密的统计数字,供大家参考,保证大家看了会血脉忿张,怒发冲冠,恨得咬牙切齿!这些只是国家不见了的钱的冰山一角:
1:投资马明可公司,亏损6亿6千万。
2:土著银行,亏损100亿。
3:国家银行投资外汇,亏损470亿。
4:柏华惹炼钢厂,亏损150亿。
5:锡业交易公司Tin Caper,亏损10亿。
6:Embezzlement公司,亏损500亿。

这些还不包括1998年,老马的长子米占,在澳门赌场输掉的2亿,还有过去多年协助国内一些州统治者偿还的外国赌债,高达30亿。

当年米占在澳门无法清还赌债,女儿被软禁当成人知质,最后劳动敦达因从国库搬出来的钱,赶到香港去救人,才脱离虎口。这些都是报章不敢报道的事。

另外,老马手上还有不少海外投资的《亏损纪录》,包括一笔在英国的投资亏损20亿,还有一些无从追查的生意亏损,估计不下120亿。

我们的国家,养了什么样的领袖?
我们的钱,被什么样的人从公家变成了私人财产?

我们的国家,天然资源丰富,地理环境得天独厚,如果不是被窃国,今天我们的国家会这样穷吗?会面对破产的危机吗?

请大家深切思考,我们的国家,未来要走向怎么样的道路?
来届全国大选,在你投票的那一刻,请好好想想。认真的想想。
即使不为你自己,也请为了你的下一代,好好珍惜这个国家。

(此文来源:“我们是老板”面子书专页

Advertisements

留个言交流下吧!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