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谈人联党过去的那些事

2012年9月23日,人联党以拿督斯里陈华贵为首的团队召开中委会会议,会议当中有中委提议退出国阵,甚至据说获得会议中多数票认同,引起政界一片哗然。随后,党内许多党员纷纷要求对付这些提议退出国阵的中委,强调人联不可“背叛”国阵。但是,其实人联党党诞生之初也并非属于国阵一员。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简称人联)成立于1959年6月4日,并于6月26日正式发表建党声明及建党宣言。人联党是砂拉越第一个政党,没有看错,是砂拉越第一个政党。今天的砂拉越老大土保党还是成立于1973年,由三个土著政党所合并,这三个政党中最早的成立于1960年,所以论政党的“辈分”来看,人联党算是土保党的父母辈的老大。

人联党成立之初,砂拉越还未与西马半岛合组马来西亚,仍属于英国殖民政府所管辖。人联党的成立,标志着砂拉越人民的民主意识的醒觉,创党人士多为砂拉越共产党的活跃人士,所以党理念当然是反对殖民主义,反对英国政府的直接殖民,也反对合组马来西亚政府的“间接殖民”。简单来说,就是要砂拉越独立。人联党的官网里头写着该党的政治目标与纲领,第一条就是:遵循宪制方式,寻觅砂拉越人民的政治发展,最终获得独立。

1959年6月21日,人联党第一个支部在诗巫成立,没错,是在诗巫。诗巫当时是砂拉越最大省份(第三省)。6月29日,人联党的第二个支部—古晋支部接着成立。自人联党成立以后,砂拉越的政治运动,就像野火燎原,迅速扩展至各省份,从城镇至内陆,获得各族人民的热烈支持。从1959年至1962年间,人联党就在各省份先后成立了21个支部。

1959年至1963年,是人联党在反殖斗争时期。人联党创建初期,基本上是反对英国殖民地主义统治,争取砂拉越独立政治运动的历史阶段。在这历史性的阶段,人联党反殖斗争的实质体现为:结合工人运动(共产党)与农民运动(非共产党的平民),形成了强大的政党,将砂拉越的政治运动,从一个高潮推向另一个高潮。但是,随着1963年9月16日砂拉越宣布参组马来西亚,人联党的反殖运动便逐告结束,当然,这是有许多因素参杂其中。

无论如何,在随后的1963年至1970年,便是人联党遭受摧残的反对党时期。英国结束对砂拉越一百多年的统治后,砂拉越州政治局势非常动荡不安,州外有马来西亚与印尼对抗(印尼企图将砂拉越纳入印尼版图),州内有人联党及共产党员的日益活跃,州内局势更加恶化。为了安定局势及巩固势力,联盟政府(前国阵)及英殖民政府开始压制和打击人联党,人联党在各地区的干部继续遭受逮捕。

1964年5月,伦乐支部遭封禁;1965年5月人联党机关报《团结报》被禁出版,随后6月联盟政府宣布“铁锤行动”设置新村管制区。1967年12月9日联盟政府封禁人联党英吉利里支部;1968年1月17日人联党第四省最重要的支部—美里支部也遭封禁。1969年砂拉越首次举行国州直接大选前夕,人联党中央宣教秘书田绍熙与两名中委丁秋明和林金声在1968年8月14日遭当局以公安法令加以逮捕。

实际上从1962年汶莱事变开始至1969年的8年内,人联党在砂各省内,前后遭拘捕于古晋政治犯拘留营的党员、干部及支持者,共计3千余人之多。1969年举行的国州议会选举因西马“513事件”而中止,1970年4月间恢复举行,结果人联党角逐39州议席,赢得12席;及角逐24个国会议席,取得5席。结果,原本饱受联盟打击的人联党出乎意料的与土著党、保守党于1970年7月7日宣布组织砂拉越联合政府,从在野党跳槽为执政党,自此成为国阵的一员。

接下来的部分内容将摘录自人联党元老“蔡存堆”先生,他在2004年为人联党“砂哈地丛书”系列书刊撰写了《说人联》,书中有许多宝贵的照片与文档,值得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其中有张照片标示着1963年诗巫选举,人联党的支持在市议会广场等候选举结果。照片当中,人联党的支持者人山人海,挤得广场是水泄不通,需要警卫维持秩序。这种情况,如果放在今天来说的话,肯定是只会发生在火箭党的政治演说会吧!回想起之前诗巫补选时,人联党的政治演说会,当晚的人潮是寥寥无几,大约只有数十人;与照片中目测接近千人相比,实在是让人联党情何以堪啊!

1964年时,上面所提到的英殖民政府逮捕行动越来越疯狂。人联党各支分部的许多负责人,被捕的被捕,逃难的逃难,其组织遭到极大的破坏,残缺不全。就在这样的形势下,在大马计划实行前(即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之前),一个全砂拉越的市乡议会选举到来。那时候的市议会和乡议会的制度与现在的不同,那时候还有所谓的“地方选举”,也就是说选民还可以投票选出市议员是谁、市长是谁等等。

回到正题。人联党面对如此艰巨的局势,仍然决定参选。经过了两个多月的宣传,一些乡村议会开始投票,而诗巫市议会到最后一天投票。结果,人联党派出的16位候选人全部中选,并控制诗巫市议会。由此可见,人联党在当时可谓呼风唤雨,草根性极强,群众支持力量极大。16位刚中选的市议员还特地在市议会大厦的底楼拨出一个房间,每天晚上由议员们轮流会见市民,了解他们的疾苦,设法解决他们的生活难题。市议员就如此努力啊!现在好像只有州议员或国会议员才会有服务中心?

人联党现在与我们敬爱的州首席部长泰益玛目的关系非常的“要好”,相信这一点已经是诗巫人民心照不宣的事实。其实这一个紧密关系源远流长,算是起源于1987年。当年3月,砂拉越前首席部长,也是当时的州长拉曼耶谷在吉隆坡的明阁酒店召集超过半数的砂拉越州立法议员,誓言要推翻刚上任的首席部长泰益新领导的州政府。泰益立刻举行闪电选举,这就是所谓的“明阁事件”。当时,诗巫人联党的黄顺开医生是人联党的党魁,也是州第一副首席部长,而他紧紧站在泰益这边,最后他与泰益在大选中都取得辉煌的成绩,保住了泰益首席部长的位子。这下,知道为什么泰益和人联党这么要好了吧?

接下来,让我们从人联党历史上的对联(没错,对联)来看看人联党各时期的中心任务与中心思想。

成立初期的代表性对联有1960年的:
1)自治与独立是全民意愿、争取实现靠大家;达雅与华巫皆兄弟民族,团结友爱赖忠诚。

反对党时期的代表性对联有60年代的:
1)坚决反对大马计划、彻底消灭殖民主义
2)反大马除殖地是全民意愿、争自治求独立乃吾党目标
3)前仆后继彻底消灭殖民主义、不屈不挠坚决争取祖国独立
4)大马带来什么人民自知、遍地干戈血泪事实昭然
5)赤胆忠心为人民、正气凛然倒联盟(这一句现在听起来好讽刺)

参政时期的代表性对联有70与80年代的:
1)赤胆忠心为人民服务、同心协力替国家效劳(转换得好快?)
2)以实际行动维护各族优秀文化、用协商方式争取全民政治权益
3)靠国阵来维持地方安宁、唯人联能保护各族和谐
4)沿团结各族途径、走参政自强道路
5)政治稳定带来地方安宁、各族谅解促进乡村发展

当然,到了参政时期,仍然会有一些关于捍卫华族权益的对联,在这里就不写出来了。为什么?因为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啊。毕竟不要忘记本文的标题:人联党过去的那些事。而这些事,也早已过去。读到这里,你大概就可以谅解,为什么老一辈的选民们都支持人联党,因为人联党过去的草根性多么强,基本盘多么大;但是,今天呢?

Advertisements

留个言交流下吧!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