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谈大马政治现状

自从2008年的308大选之后,国民阵线(国阵)虽然仍然保住执政党的地位,但是痛失了国会三分之二的席位,以及五个州的执政权。经历了四年的后308 执政期,到底马来西亚目前政治现状如何呢?在此,就以2012年8月-10月为本文的基点,为大家概略剖析。首先,就让我们从国阵开始谈起。

国阵的前身是联盟,那已经是马来西亚独立前的事情了,在1951年成立,那时只有三个政党:巫统、马华、国大党,也就是分别代表马来人、华人、印度人。隔年 1952年的吉隆坡市议会选举,以及1955年的马来亚联合邦议会选举,联盟都取得胜利,并在1957年带领马来亚独立,成为了建国的英雄,联盟主席被誉 为国父,至此奠基了联盟日后的政治大业,一直到今天都一直把持着政权,五十多年来还从未更迭过。

那怎么又有国阵的出现呢?随着国家政治的发展,有越来越多的政党出现,联盟这三个政党所能获得的议席便日益受到挑战,于是开始在各个州属找一些政党合作(只是合作)。后来,1969年的选举中 联盟只获得一半的议席,并爆发了513事件,联盟为了巩固政权,便决定扩大组织,将合作的政党招揽进来,甚至临时招揽未合作过的政党(如槟城的民政党、砂 拉越的人联党)。组织扩大后,便改名叫国民阵线了。

国阵为马来西亚带来了什么?首先,是政治上的独立(这一点已经提过了);其次,是经济上的成长。无可否认的,独立前马来西亚经济状况绝对没有现在的好,尤其是第四任首相敦马哈迪发起了2020宏愿之后,将我国从一个农业国逐步转型,希望 在2020年成为先进的工业国,间接刺激了马来西亚近代化的进程,城市的发展更为蓬勃,而郊区的发展也受到基本的重视。这两点,是支撑国阵五十多年政权的 重要因素。

虽然如此,人民固然支持国阵,但是国阵如果内部不和解散的话,人民也没得支持。国阵,这么样一个庞大的政党联盟,而且长期涉 及政治利益,又如何能够稳稳当当存在到今天呢?国阵目前有十三个政党,其中五个以半岛为基、四个以砂拉越为基、四个以沙巴为基,加起来总共十三个。这十三 个政党,不仅党名、党徽不同,党纲、党思想也不同,各党的支持者、涉及的利益也不同,到底如何合作无间的呢?

在全球来说,这似乎是非常罕见的政治生态,我不知道是不是世界仅有的。联盟扩大组织成为国阵后,513事件的发生应该是这些党能够一致团结抗外的重要因素。然而团结了几年,应该会 有所松懈了的时候,胡先翁继任第三任首相了。在这位被誉为“团结之父”的人物带领之下,我相信国阵也很难有什么不合。第四任首相马哈迪的出现,开始了巫统强势的作风,谁不从就针对谁,其他的政党开始变成“附属于”巫统,衍生出以巫统为中心的国阵政治生态。

当然,强势的作风,如果造成不满 的话,也是可以造成上下不合的,但为什么一切安然无恙呢?这也是“归功”于敦马哈迪,任内虽然大刀阔斧推展工业化,但同时也促进国家政治的裙带作风。也就是说, 谁跟马哈迪好,谁就有利益;谁跟巫统好,谁就有利益。所以,“朋党”、“贪污”两个字样开始频繁出现,而国阵的各个政党仍然沉浸在这种利益分享的游戏当中,当然不舍得离开巫统,而308大选也才会跌得如此的凄惨。

可能到这里,你会说我还没进入正题——马来西亚政治“现状”。但,我提了这么多从古至近的事情,就是因为:国阵还是这样的国阵。在大选的时候,他们会努力的打“建国牌”、“发展牌”,要我们会感恩他们建国的“伟业”、珍惜他们经济的“成绩”。大选过后,国阵内部便继续听着巫统的点子,继续分沾着政治的利益。当然,他们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做正事,只不过可能做得比较少罢了。

纳吉其实很清楚这种生态是不行的 ,我甚至可以说连阿都拉也清楚,只不过一切来得晚了,当面对来自党内顽固保守派的压力,以及面对手下子弟兵的不合作,一切改 革都功亏一篑。如果要大刀阔斧,又涉及太多的利益,恐怕面临被内部倒戈的风险。就好像废除了内安法令,但随后又生出国家安全法令;允许Bersih上街, 随后却又闹成警民骚乱。这就是想要改革、做了却又有心无力完成的尴尬无奈局面。

目前国阵的基本盘仍然非常的危险,支持者大多是利益纠结的选民、知足(或懵懂)的郊区选民、死忠的政党支持者。距离大选不远了,国阵目前仅能够尽量减少施政漏洞,并由纳吉引领下尽量配合转型改革,争取中间选民的选票。三分之二恐怕很难夺得回来了,只希望还守得住执政地位。

民联,全称人民联盟,跟国阵的模式一样,并非属于任何一个党,而是由好几个党联合组成的阵线。 这一切缘起于2008年的308大选。那是全国联邦议席,以及除了砂拉越之外的州议席,的一次联合大选。 在这一场选举之中,国阵虽然没有意外的获得了执政权,但也意外的遭遇了历来最严重的政权危机之一,因为国阵获胜的议席大幅度下降,好多资深候选人都逃不过落选。

到底有多严重?总结来说,国阵失去了“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也就是说国阵的联邦议席数少过三分之二,也可以说国阵刚好多过一半而已,并没有多太多。 另外,在州议席方面,国阵在全国13州当中,失去了5个州属的执政权,国阵由上一届的12个跌到8个,8:5 我相信这个比例谁看起来都觉得有点接近。因此,国阵在国州议席都遭遇惨败。

3月8日三个主要反对党获得历史性胜利之后,在4月1日便正式宣布成立联合阵线,即民联。 人民公正党,最早期是马来西亚穆斯林社会联盟,后来安华被马哈迪权力斗争中被对付而下台被监禁后,其支持者发起了烈火莫熄运动,妻子旺阿兹沙带起了社会公正运动,然后这联盟在这时被重组成为了国民公正党并参与1999年大选。

之所以阐述这一段历史,是因为这时国民公正党就已经找来了人民党、民主行动党、伊斯兰党一起合作竞选,那时候取名叫“替代阵线”,虽然这一届大选没有驳倒国阵,但是算是反对党近期合作的基础。后来,国民公正党和人民党合并,成为了人民公正党,9年后再次携手民主行动党及伊斯兰党共同对抗国阵,誓要马来西亚成就两线制。

目前,在普遍人们认知中,人民公正党领袖是安华及妻子旺阿兹沙,民主行动党领袖是卡巴星和林吉祥,回教党领袖是聂阿兹和哈迪阿旺。之所以提到这点,就是因为国阵经常攻击民联没有统一标志、统一理念。 从实质层面上来说,安华可以说是火箭党和回教党之间的中间人,所以派安华当领袖是没问题的,可惜回教党也企图首相一职,让民联甚为尴尬。

但是,正如民联常常强调的一样,现在的目标是国阵下台,所以先让国阵下台,之后的权位用不着这么早操心,甚至趁机酸国阵一把,说民联不恋权恋官,所 以没必要讨论这事。 无论如何,至少在政策上,民联可谓合作无间,推出橙皮书作为自己的施政书,还有合作替代财政预算案等等。我想这也是人民最想看到的,遇到国家政策就给我闭嘴好好合作吧。

民联还很年轻,他们也没有拿过联邦政权。这是他们的优势,也是他们的劣势。 优势在于,他们可以抨击国阵“50年来”惨不忍睹的政绩,但同时他们缺乏施政经验也可能解决不了问题。 为了这点,他们不断宣扬执政州属的政绩,算是证明自身能力的证据。两线制到底值不值?这又是另外一个课题了。

(附:此文写于2012年8月及10月)

Advertisements

留个言交流下吧!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